人人都需要的绿色家政生活手册

●绿色家政工们的骄傲宣言。图片:丁沁

从雾霾到垃圾围城,再到今年频繁异常天气带来的水灾,环境问题对公众日常生活的影响越来越明显,也让大家对污染问题、垃圾减量和分类、气候变化等环境议题有了更多的关注。

这些问题的解决,也离不开公众日常生活的改变。我国政府在过去十多年中,一方面提出“生态文明”、“碳达峰”、“碳中和”等宏大的概念和政策,一方面也提出绿色消费理念、绿色生活方式等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行动要求。但具体如何落地呢?

展开阅读

重建消失的附近,面向未来的农业

●2021年6月,本文作者王睿在新疆和田拜访农友。

一、我们还敢想象一个更好的社会吗?

记得几年前,我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同事晓云生发表过一次演讲,题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不再敢想象一个更好的社会了”。这句话让我记忆深刻。但是坦白说,当时我从西北农林大学毕业五年多,先后在京郊两个生态农场工作,后来又来到城里,在市集工作,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我们这群领着远低于北京市平均工资收入的同事们,仿佛着实配不上思考这么宏大问题。但这个问题偶尔还会想起,也常常会被一些自言自语打断:你又能做得了什么呢?这个时代的趋势就是如此。

但是这几年我的想法又有了改变,越来越觉得,如果不把你的不同意见说出来,这个世界会越来越走向你不能理解的方向,变成你不希望看到的样子。

展开阅读

别让秦岭成为最后一片“蜂蜜之地”

刘蜜书(左)在辞去教师工作后,在秦岭穿梭30多万公里,找到35户山里人家,与他们一起共同从事古法养蜂的工作。他的四爸(右)是其中一位秦岭养蜂人。

在秦岭生活了一辈子,和山里的土法养蜂人合作也有快十年,但我从来没想到,一部讲述几万公里外欧洲北马其顿山区女养蜂人的纪录片,能让我有如此深刻的共鸣:“她的养蜂方式,居然和我们保育的秦岭古法养蜂如出一辙!”

但看完这部全球得到多项大奖和提名的《蜜蜂之地》后,我感到有些失落,忍不住想:秦岭的守蜂人会不会也有这一天?

展开阅读

松茸和彝族三代人的三十年

六月,我们读书会正在共读《末日松茸》。在每周一次的线上讨论环节,来自云南的彝族返乡青年李康丽和大家分享了她和家人从事松茸采集的历史,以及对松茸贸易和消费的观察。

本文根据康丽在读书会的分享编辑而成。无论你是否读过《末日松茸》,希望本文在即将开启的松茸季之前,让你对这种蘑菇,以及围绕它的社区和产业,有更接地气的了解。

展开阅读

每一棵草都是一个肥料加工厂,我在大理向苍山学种地

在上篇中,弃医从农的六零后陈玉笏分享了她从农业小白到在大理拥有50亩归零农场的历程。那么,她具体是怎么来做生态农业的呢?在本篇中,她会详细介绍她这七年是如何摸索出一套对她、对大理的水土都有用的“无为”农法。

食通社喜马拉雅频道也上线啦!我们会陆续把录音质量较好的讲座、文章语音版上传到喜马拉雅,欢迎大家订阅(文末附频道二维码)。首期推出归零农场陈玉笏的分享会录音。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