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节后话歉收:“山竹”过境,农友究竟经历了什么?

丰收节后话歉收:“山竹”过境,农友究竟经历了什么?


– 食通社说 –

“  如果手里捏着属于自己的泥土

看见青禾在晴空下微风里缓缓生长

算计着一年的收获

那份踏实的心情

才是余生最好的答案  ”

这是养鸡的农友草帽君喜欢的作家三毛的一句话。但是草帽君也说过:“即便是清风,有时候也蛮沉重。”而当“清风”变成了“台风”,更是难承之重。

2018年9月16日,台风“山竹”登陆南中国,造成广东、广西、海南、湖南、贵州5地近300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52亿元,农作物受灾面积174.4千公顷,其中绝收3.3千公顷。

一串串冰冷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受灾的农民和他们的土地与粮食。食通社报道过的两位深圳和珠海的农友这次正面迎战“山竹”,损失惨重。希望借由他们遭遇风灾、积极重建的经历,让我们共同思考:农民的风险应该由谁来承担?希望天灾之后,没有人祸,更有人情。

1

深圳:刮不走的小草帽

85后“小草帽”,真名戴维。大学毕业后,2011年在深圳惠州交界处,找了片荒山,一头扎进去,和一群鸡一起,吃住在山里,建立了“草帽君农场”。

2014年,一场大雨导致的泥石流,把刚刚修建好的农场瞬间冲毁。咨询了很多农业保险公司,小草帽发现并没有什么产品能保障他这样的生产者,最后不了了之,只能自己扛。

2015年,小草帽重新摸查地形,疏通河道,修建排水沟,加固堤坝,填高地势,加固道路,建了一个新农场。之后每一次遇上台风和暴雨,虽然小有损失,但是基本都能安然度过。

了解草帽君的故事:进山养鸡让我走出抑郁症阴影

– 受灾情况 –

但是今年的“山竹”太过凶猛:几乎所有鸡舍都倒塌或者被掀翻。大部分育成鸡和后备鸡都被倒塌的棚舍压死。生活区除去两栋板房损毁不大,其他基础设施也几乎被摧毁。

幸存下来的鸡,后来又陆续死去不少。

– “草帽君”戴维说 –

“生态农业是在向自然讨生活,受环境和气候影响特别大。农民需要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和农场自身条件,规避可预见的灾难,或是尽量降低灾难造成的影响。这是一场持久战,只有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学习,才能成长。

如果遇到困难就放弃,那下一次换了件事情再遇上困难,还是会放弃。

十年的抑郁没能打倒我,最后从农业中找到出口。7年的孤独寂寞也未曾动摇过。理想和现实的冲突也没改变过初心。泥石流山洪一贫如洗也没想过放弃。拒绝过巨大的利益诱惑也没忘记始终。但是父亲昨晚顶着狂风暴雨,拖着中风后不灵便的腿去抢救鸡棚的时候,我痛快哭了一场。”

– 灾后重建 –

和每次遭遇挫折后一样,从抑郁中走出来的草帽君虽然难过,但没有灰心。

他说:“‘山竹’并没有打倒我们。我们会员庄主群里大家都给了我们巨大的支持和鼓励。谢谢大家一路相随。”

痛定思痛,他决定易址,去一个更加适合建立长久设施的地方重建农场。

重建农场大约需要100万资金,目前已筹到25万。小草帽希望通过会员预付来筹措资金。如果你在广东,希望今后吃到草帽君无农残、无重金属、无抗生素的七彩鸡蛋和鸡,可以扫下方二维码,了解草帽君的抗灾故事和消费者预付支持方案。

2

 珠海:吹不倒的绿手指

绿手指有机农园由邹子龙等三位北大、人大的学生于2010年创办于珠海,坚持“种养循环、有机种植、本地农场、直供家庭”的理念。邹子龙被戏称为“种菜界最帅的农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他,在一席的演讲爆红后,还是无心做网红,继续埋头打理农场。

去年,绿手指遭遇台风“天鸽”重创,农场几乎被夷为平地:所有大棚坍塌,作物严重受损,动物死伤无数。团队迅速通过消费者预付款筹措资金,开展重建。几个月后,农场不仅恢复了生产,还在田野上开办了有机餐厅“方野农原”,食通社今年春节假期也专门前往探访:“听说种菜界最帅的农民直接把有机餐厅开在了农场里”

今年8月,绿手指终于把“50年一遇”的天鸽灾后重建的借款全部还清,乐观地以为下一次风灾怎么也要50年后,没想到破坏力更大的百年一遇的风王“山竹”立刻来袭。

有了去年“天鸽”的经验,子龙和团队提前预防:所有门窗、大棚等,能加固则加固,能搬离则搬离。15日下午17点,台风前夕,子龙当场决断,把所有大棚的膜都割破、割烂: “加固已经没什么用了。如果不把大棚割破,那所有的大棚都会全军覆没。”

对绿手指来说,这真是山竹前的“背风一战”。农场的壮士们连夜割棚,头戴头灯,手拿自制长镰刀,爬上大棚顶部,把几十亩大棚的顶端割破。每天劳动的土地,亲自搭起来的大棚,每割一刀,心都在滴血。

绿手指的工作人员们在割大棚

– 受灾情况 –

经初步统计:农田损毁、蔬菜绝收、水果产量受严重影响,大约损失150万元;蔬菜大棚等生产设施损毁约100万元,损失共计约250万元。

– “绿手指”邹子龙说 –

一早收到很多朋友善意建议农场迁址,在此一并谢过并不一一回复了。

极端自然现象越来越频发,人类如此渺小,自然如此浩瀚强大,逃到哪儿都一样,都躲不掉,各地自有各地的优劣。只有善待自然,才能真正得到自然善待。

另一方面,我们的家人在这里,朋友也在这里,我们就也在这里。有机农业不仅仅是一个哪儿舒服去哪儿的生意,有机农业更是一种社区生活,一个真正的CSA农场是与社区消费者同在的。这儿的消费者也需要本地优质安全的蔬菜,总得有人在这儿做这样的事。既然生活在这儿,就融入大家一起面对,解决问题。

一百多万人的珠海,近亿人口的珠三角,坚实的绿手指消费者,绿手指与你们同在。

——邹子龙9月17日朋友圈

– 灾后重建 –

“山竹”一过,子龙和伙伴没有力气忧伤,立刻投入农场重建,详情请点击:我的心住在东八区的中国南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关心粮食和蔬菜

子龙说,农场的灾后重建,恢复最基本的生产设施需要100万现金,往后两个月产出不足,需要至少120万现金准备之后一个季度亏损的现金流。两项合计重建最低的资金量需要220万元。农场账面在还完去年台风借款后剩余100多万,需要至少60万现金用于度过此次的难关,目前已经筹到了25万。

绿手指暂时不需要捐款和借款,希望努力通过自救来度过这次困难,但是依旧期待大家愿意用更有持续性作用的消费购买形式,来帮助他们一起度过在地有机农场的生存危机。这样除了灾后的雪中送炭,更有对有机农业的持续支持的意义,也是对有机小农的鼓舞。了解详情,支持绿手指,可扫描下方二维码:

3

各地农户受灾情况汇报

今年中国农民遭遇的灾害不仅是“山竹”。旱涝、寒潮、霜冻、冰雹……反常和极端天气对农业影响越来越大。此前,清明寒潮,夏日暴雨,轮番打击。更勿论,前不久的寿光水灾,举国瞩目,所致灾难,无需赘言。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把全国合作的农友受灾情况摸了遍,整理了一个小的汇报。在此一并附上,希望我们能联合大家的力量,最大限度地给予生态小农提供支持,共度时艰!

点击阅读:负重前行 | 恶劣气候影响下的农友们

– 农业有风险,谁来上保险? –

为什么不买农业保险?每次农友遭灾,大家都会问这个问题。于是我们也问了农户,发现大部分我们认识的生态小农,多多少少都了解过购买农业保险的事宜,但最后几乎没人买。他们给出的原因有:

广东的保险公司不承保大棚这样的设施农业,哪怕政府推动很多年,还是没用;

没有合适的保险产品;

找了好多家保险公司,了解情况以后都不接;就算理赔,也按照常规农业的价格赔偿,我们散养一年的鸡和笼子里1个月就能出栏的速生鸡是一个赔偿标准,有什么意义呢?

(新农人)不是当地村民,没有办法提供土地使用、执照等各种证照,办不了农业保险

……

不管有没有保险,灾难仍然不期而至,农民依然要承担所有的风险。对大部分消费者来说,农业灾害只是新闻里转瞬既忘的片段,超市里永远都会有琳琅满目的商品可以购买,几乎无法体会到天灾对农业和我们这个世界的影响。

好在像绿手指、小草帽这样的新一代农民,还有各地农夫市集上的农友,已经通过会员制、社区支持农业(CSA)以及活跃的社交媒体曝光等形式,直接对接到消费者,在遇到灾害时,有能力通过预付款的方式筹措到部分灾后重建资金和资源,让消费者参与承担风险,共渡难关。

这,未必是最好的方案,但至少能让一直独自承担风险的农民,不用再那么孤立无援。这些实际又充满暖意的支持,能让他们在务农这条充满艰辛的路上,走得更加坚定。

编辑:小树、天乐

图片:草帽君、绿手指

版式:小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