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雹突袭北京,农友损失惨重

冰雹突袭北京,农友损失惨重

一、冰雹突袭北京

昨晚,一场冰雹降临在北京的部分地区。

顺义区沮沟村的农户陈艳红听着自家屋顶被雹子砸得丁零当啷,足足响了20分钟。

今早,陈大姐看到了菜地一片“劫后余生”的景象。

叶菜几乎无一幸免地匍匐在地里,正在坐果的瓜连着藤蔓被打到地上,快成熟的西红柿和黄瓜皮开肉绽。连长在地里面的土豆也被大冰雹砸得露出地面,土豆皮甚至也被冰雹给刮开了。

“老天爷给啥饭就吃啥饭吧。”种了30多年地的陈大姐说,“真没辙,天灾啊!”

陈大姐从事有机种植,除了一两亩菜地,还有5亩左右的玉米。昨晚她特别担心自家种植的早茬玉米被冰雹砸坏,但今早一看略微宽慰了一些。叶片被砸,但没有砸到芯,玉米还能缓过来。

另一家位于平谷区浅山带的生态农场也遭遇了大冰雹的正面突袭,肆虐的冰雹在30亩的园子里所向披靡。

茄子和西红柿被击碎;甜菜和生菜的大叶子被砸烂;露地栽培的黄瓜,只剩下主枝还挂在架子上;大豆残留的茎,倔强而孤独地支棱着;塑料大棚的薄膜,被砸出个洞。

农场里的小型气象站的记录也显示,周日晚上降水约40至50毫米,属于短时大量降水,级别约在大雨到暴雨之间。

二、伴随冰雹的风雨

昨夜冰雹影响的范围并不大,包括延庆、怀柔、密云、平谷、顺义、昌平、通州的局部地区。在密云巴各庄种植苹果的单大哥就逃过一劫,他说,虽然县城下得很大,所幸自家的土地里并没有见到冰雹。

但对于没有遭遇冰雹的北京农户来说,伴随强对流天气的大风和强降雨,也令他们喜忧参半。

喜在降雨缓解了旱情。今年入春以来,北京大部分地区没有明显降水。昨夜的雨后,农田土壤湿润,将适合晚茬玉米等作物种植。

但更多的还是忧虑。由于降雨量大,种菜的农户无法下地。本该收的蔬菜收不上来,要么烂在地里,要么品相不好,不适合作为商品出售。更为严重的是,顺义区等地不少成熟的小麦被大风吹得倒伏在地里,给日后的收割工作带来难题。

●昨天14时至今晨6时的北京市累计降水图。

伴随着这场雨,北京也正式进入汛期,这也让农户们开始对这个雨季感到担心。去年北京罕见经历的连续降雨,今年还会发生吗?

位于昌平的平人农场在去年雨季中就损失惨重。但农场的当家人夏啸进估计,周末的降雨量不足以让土壤的含水量完全饱和,尚有蓄积的空间。只要不出现连续降雨,不会成灾。

三、难预测难预防的冰雹

对于昨天那场冰雹,气象台早有预测。

熟识的天气预报主持人台风眼上午就发来提示:“今天下午到夜间北京有阶段性强对流,傍晚前后一次,半夜前后一次。这次强对流过程风雹天气会比较强,短时大风7-8级,注意防风,临时搭建物做好加固,同时也做好防雹准备!”

尽管气象部门准确地预测了昨晚的雹灾,但对强对流天气的预测,其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5月24日,中央气象台曾发布强对流天气蓝色预警,预报北京周边将有风雹天气,有分散雷雨或阵雨。结果那一日,北京周边多个农友反映,降雨甚至没有打湿地面。

●冰雹的形成原理。由于强对流现象非常复杂,导致冰雹的发生很难预测。

中国气象网对近年来的数据研究显示,北京年平均出现冰雹的天数仅为1.7天。而且,在这1.7天中,冰雹只是在局地出现,并不是大范围的天气事件。这也意味着,与农户屡屡提及的洪涝、干旱、倒春寒等最担忧的极端天气相比,冰雹出现率其实并不高。

尽管冰雹灾害发生频率低,中国农业科学院许吟隆研究员却特别提醒说,单纯统计日数不能全面反映冰雹带来的灾害问题。

在冰雹发生的局部,农户损失巨大,甚至可能绝收。而且农户很难提前预防,即使预报到位,也几乎束手无策。

四、农业政策险

因为冰雹难预防难预测,又容易造成严重损失,购买农业保险就成了农户的一种选择。在国家支持的农业政策险里面,冻害、冰雹、六级(含)以上风、暴雨形成的洪涝以及泥石流、山体滑坡等都在保险责任范围内。

6月11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曾遭遇严重冰雹,当地一位农户种的几百亩甜菜地受损。好在他以每亩6元的价格上了保险,最终每亩获赔200到300元。再加上甜菜恢复能力强,让他也能逐渐缓过来。

这次北京的雹灾也忙坏了中华保险的业务员小蒋,她今天全天都在农田现场查勘农户受损的情况。据她说,昨天的大风和冰雹对小麦造成一定影响,农户损失都在理赔范围内。

小蒋说,所谓农业政策险,就是农户购买保险时可以享受政府补贴。比如小麦,有效保险金额为国家统一规定,目前是每亩600元。保费每亩42元,农户需要自己掏钱支付20%,也就是每亩8.4元,剩下的部分由中央政府、市政府和区政府分别补贴35%、25%和20%。露地蔬菜也与此类似,有效保险金额在1800-2200元之间,费率在5-6%之间,农民个人所需支付的保费也是20%。

但即使有政策补贴,受灾严重的陈艳红大姐也并没有给自家的蔬菜购买农业政策险。一方面,她最初以为只有大棚蔬菜才能投保。同时她也担心一般的受灾达不到赔付条件,除非蔬菜都得被砸成平地才给赔。她害怕即使入了保险,真出险了也没人管。

“最后还得自己一级一级向上找去。”陈大姐说,“况且我们村里的大喇叭也没有喊有关农业保险的事情”。

小蒋也说,虽然公司经常宣传自己的露地蔬菜险,但投保的农户比较少。按政策规定,要求整块地连片种植,能够清晰标明位置和边界,符合当地普遍技术管理和规范要求。

“比如有的保户规模太小,土地只有两三分。也有的品种混杂,根茎类茄果类都种一点,单个品类缺乏规模,还在蔬菜中掺杂其它品种,无法清晰归类。这些都会导致农户不满足承保的条件。”小蒋说。

这样看来,多样化种植且面积较小的农户更难满足要求。承保条件上的限制,让他们难以享受国家对于农业保险的补贴优惠。同时,保险赔付金额是根据常规农业的产值来确认的,对于和陈艳红大姐一样从事生态农业的小农户来说,农业保险的赔付金额也不足以覆盖他们的损失。

五、气候变化会导致冰雹越来越多吗?

在全球气候变化加剧的今天,冰雹的变化又是怎样的呢?

据统计,1961-2019年我国年冰雹日数呈显著减少的趋势,从上世纪60年代的年均1.3天,下降到2010年-2019年的年均0.29天。2021年的一篇论文考察了全球的冰雹发生频率,在不同的区域有升有降。而气候变化未来将如何影响冰雹,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我国历史冰雹发生频率。

农科院的许吟隆研究员提醒,不能只看频率,不看严重程度。他认为,在大部分地区,冰雹发生的严重程度可能随着气候变化而加强。全球变暖将引起多余的能量聚集,而能量一旦释放,容易带来包括冰雹、疾风暴雨、干旱等极端天气。

所以他呼吁,随着气候变化趋势的加剧,我们更应该做好气候灾害的防御工作。全方位增强我们经济社会系统的气候韧性,才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陈大姐这样的生态小农,作为中国农业的新兴力量,虽然从事着更加气候友好的农业生产方式,但遭遇天灾时,政策、保险等对他们的保障反而不如常规农业。如何增加他们的气候韧性,这也是留给专家和政策制定者的一个难题。

参考资料

1. 国家气象信息中心-中国气象数据网 (cma.cn)

http://data.cma.cn/site/article/id/40077.html

2. Raupach, T.H., Martius, O., Allen, J.T. et al. The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on hailstorms. Nat Rev Earth Environ 2, 213–226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3017-020-00133-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3017-020-00133-9

食通社作者|冯启华

做过记者,在金融机构投资领域工作十余年。伦敦商学院金融硕士专业,特许金融分析师(CFA)。美国弗吉尼亚理工自然资源专业硕士在读,希望探索和实践如何帮助个人、社区、公司和机构更好的应对气候变化。自然之友玲珑计划伙伴,目前在食通社负责“生态小农和气候变化”项目。

关于气候变化与生态农业调研

食通社试图通过“生态小农和气候变化”项目的调研,摸清生态小农面临的特殊挑战,梳理他们在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上积累的经验,为学者、民间组织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一个了解这个议题的窗口。

在这次参与式调研中,项目组将以京津冀和珠三角两地为核心,走访调查30户生态小农,最终形成调研报告。我们希望能帮助农户认识气候变化对农业生产的风险,学习、分享、总结在地的气候适应方法,记录下他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故事。同时,我们还将通过线上线下工作坊,邀请专家为农户剖析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

本次调研项目的执行时间是2022年4月到7月底。我们希望招募京津冀和珠三角两地的生态农户作为访谈对象,参与调研和共学。点击此处查看详情。

你是我们在找的生态小农吗|气候变化与生态农业调研对象招募

图片

陈艳红、平谷农户、北京市气象局

国家气象科学数据中心、中国天气网

编辑:王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