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情侣路边的游击种菜小分队

作者|冯可慧

纪录片拍摄者,自由撰稿人。短纪录片《亚高山地》导演。先后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和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人类学系。

1

阳台:妈妈的第一片实验田

妈妈在粤北农户家。

2010年,我们一家人从珠海的西南搬到了东北沿海。初到新家的时候,小区周边的“配套设施”还没建起来:没有熟悉的早晚街市,也没有卖日常油粮的小杂货店。在旧家的时候,妈妈总会早早地把我喊起来到菜市场外的集市买菜。市集上有熟识的农户,早一些去的话就能挑到最好的蔬菜。

展开阅读

我在美国大学种菜(下):永续农耕的复兴

佛大学生农学园,不远处就是美丽的爱丽丝湖。

三年前,刚搬到美国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市,我们随朋友到佛罗里达大学爱丽丝湖看鳄鱼。湖的对面是一块工整的菜地,就在学校十景之一的蝙蝠屋东侧。我们把菜地当成景点一样好好观赏了一番。

那时候,我们以为那只是学生或家长租种的菜园子,后来才知道,这是佛罗里达大学的学生农学园(UF Student Agricultural Gardens),集教学、生产、展示、实习和休闲功能于一身。

展开阅读

我在美国大学种菜(上):与各国邻居们共耕共食

三年前,我的先生庆明申请上佛罗里达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我们俩双双辞去杭州媒体工作,带着4个月大的女儿搬到了美国。我的心里一直有个返乡梦,却为了家庭走了一条看似截然相反的路。

没有想到,我们在居住的小城——佛罗里达州盖恩斯维尔市(当地华人称为甘城),居然有机会提早实践农耕生活。

搬到美国的第二年,我们住到了校园内的Corry Village。这个社区在有名的爱丽丝湖和蝙蝠屋旁边,湖水开阔晶蓝,与澄蓝的天空相接,乌龟、小鳄鱼和各种鱼类悠游其中。湖边的热带树木因被大量西班牙藤寄生,风吹过,好似柳影婆娑,让人有置身杭州西湖的错觉。

展开阅读

我在加拿大钻垃圾箱觅食

作者 | 绿豆

化身“浣熊”钻垃圾箱

几个月前,我第一次尝试钻进垃圾箱找吃的,并大获成功。至此我开启了人生新篇章,加入了“垃圾箱潜水”(Dumpster Diving)的队列。

我住在多伦多,经常在本地社区的食品银行做志愿者(食物银行Food Bank,是西方社会常见的膳食援救型机构,通常将富余或捐赠的食物、日用品等物资收集起来,再免费发放给有需要的低收入群体——编者注)。活动结束后,这里常常会有剩余的物资,尤其是食物。储藏室里剩下的蔬菜水果总让我垂涎三尺——这些多半是价格昂贵的有机生鲜食材,很容易腐烂,这周剩下了,不可能留到下周,我一直怀疑这些剩下的食物最终都被他们扔了,或至少有一部分被扔了。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