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能够取消春天

是什么让我们感受到春天?

对于已经在一线战斗两个月的医护人员来说,也许是脱下防护服,走出方舱或隔离病房时,感受到的春光;

对于宅在北京的人来说,也许是这几日久违的大风和风中的细沙;

对于热爱美食的人来说,也许是陆续来到餐桌的春笋、荠菜、萝卜缨;

对于饱受新冠困扰的病患来说,也许是治愈那天脱下口罩呼吸到的未经过滤的空气;

但全球已有近万人无法和我们一起享受2020年的春天,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

无论如何,春天已经来临,在田间地头劳作的农民最有体会。   

展开阅读

两处“仙境”,一个现实(下):苏格兰芬霍恩生态村

食通社说

“生态村运动”是在1970年代席卷世界的社运热潮中的一支。自那时候起,各色的生态村从世界各地冒出枝芽。本文作者先后拜访了美国和苏格兰的两处生态村实践,试图在比对中辨明:生活在“生态村”及“生态村”本身,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上篇中>>两处“仙境”,一个现实 | 生态村探访笔记(上),本文作者通过记述美国亚高山地社区的变迁,提出了一个问题:生态村到底是建筑师的实验,还是社区居民的生活。在本篇中,作者前往苏格兰,看看这个似乎更为成功的生态村背后的发展逻辑。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