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暴雪,京郊农民措手不及

2021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当北京市民在故宫和景山排队看雪景的时候,京郊和河北的农民在忙什么呢?都说“瑞雪兆丰年”,农友们怎么看呢?我们和几位农友聊了聊,发现大家虽然对降雪有所准备,但事到临头,损失在所难免。

●承德恋乡农场的任盈盈忙中偷闲,自拍了雪地里的脚。
展开阅读

鸟儿帮我除虫,小鸡帮我松土,唐山老农的开心农场

食通社说

上篇介绍河北唐山的有机农场三和雨顺的文章《我的食物我做主,自然生长的蔬菜最靠谱》发表之后,李技栋大哥对我们的编辑说,分享会讲了很多具体的做法,但是他担心别人如果没有因地制宜,贸然模仿这些做法,可能造成损失。

在本文中,李哥将继续讲述他在粮食蔬菜的生产之外还做了些什么,聊聊他的农业理念。我们将看到各种生产模式是如何在他的农场中形成体系的。

展开阅读

我的食物我做主,自然生长的蔬菜最靠谱

●李技栋在他的“白八趟”玉米地里。

我是河北唐山三河雨顺农场的李技栋。

我以前是做农资经销商的,主要批发农药、化肥、种子。因为长期在农田和农户之间行走,所以了解其中很多真实的生产状况。我就发现农业生产中有很多不安全因素。

展开阅读

一娃一狗50亩地,承德90后大学生眷侣的七年有机创业之路

食通社说

河北承德恋乡农场的任盈盈和温志强是一对九零后夫妇。常去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集友,也许会注意到他们总是笑脸迎人,还经常带着女儿可儿来赶集。可儿出生的前一天,他们还在市集出摊,而现在可儿已经三岁半了。

这也正是恋乡农场的缩影,他们以家庭为基础,从事农业生产。盈盈负责种植技术、对外销售和客服,志强负责养殖技术和赶集。同时农业也见证了他们一家人的成长。从八一农垦大学毕业后,盈盈和志强先在北京的有机农场工作。几年后,他们回到志强父亲的老家承德平泉,创办自己的农场。在务农七年的时间里,他们经历了怎样的酸甜苦辣,让我们听听他们自己的讲述。

展开阅读

松茸和彝族三代人的三十年

六月,我们读书会正在共读《末日松茸》。在每周一次的线上讨论环节,来自云南的彝族返乡青年李康丽和大家分享了她和家人从事松茸采集的历史,以及对松茸贸易和消费的观察。

本文根据康丽在读书会的分享编辑而成。无论你是否读过《末日松茸》,希望本文在即将开启的松茸季之前,让你对这种蘑菇,以及围绕它的社区和产业,有更接地气的了解。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