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茸和彝族三代人的三十年

六月,我们读书会正在共读《末日松茸》。在每周一次的线上讨论环节,来自云南的彝族返乡青年李康丽和大家分享了她和家人从事松茸采集的历史,以及对松茸贸易和消费的观察。

本文根据康丽在读书会的分享编辑而成。无论你是否读过《末日松茸》,希望本文在即将开启的松茸季之前,让你对这种蘑菇,以及围绕它的社区和产业,有更接地气的了解。

展开阅读

每一棵草都是一个肥料加工厂,我在大理向苍山学种地

在上篇中,弃医从农的六零后陈玉笏分享了她从农业小白到在大理拥有50亩归零农场的历程。那么,她具体是怎么来做生态农业的呢?在本篇中,她会详细介绍她这七年是如何摸索出一套对她、对大理的水土都有用的“无为”农法。

食通社喜马拉雅频道也上线啦!我们会陆续把录音质量较好的讲座、文章语音版上传到喜马拉雅,欢迎大家订阅(文末附频道二维码)。首期推出归零农场陈玉笏的分享会录音。

展开阅读

弃医从农,她在大理实现了生态水果和天然护肤品自由

●本文根据2021年5月30日陈玉笏在食农分享会上的发言整理编辑而成,部分参考了公号“归零生活园”中的内容。本文文末附有直播回放视频。图:晓云生

一、我们的身体和食物怎么了?

我是陈玉笏,六零后,祖籍湖南的江西人。现在在大理做生态农业,种玫瑰和各种芳香植物,也做天然护肤品。

我曾经是一名妇产科医生。二十多年里,我观察到病人数量没有随着我们的社会发展和医疗水平提高而减少,特别是我们读书的时候没见过的病,或者因为过于罕见而被老师一带而过的病,越来越多。

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是不是跟食物有关系?正是当医生时见过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毛病和病人,让我走到了今天。

展开阅读

她用20年恢复京郊一片土地的生物多样性

●“这里不是度假村,这里是有机农庄。这里不是人造生态观光园,这里是自养的生态系统。” 图:张小树

今年国际生物多样性日的主题是“呵护自然,人人有责” (We’re part of the solution)。那普通人可以如何承担责任,为保持和丰富生物多样性出一份力呢?

答案触手可及:我们日常的食物,即可能是破坏环境、灭绝物种的元凶,也可以成为维护甚至丰富生物多样性的功臣。破坏还是保护?这需要我们深入理解食物生产的过程,进而做出正确的选择。

北京就有一个以恢复生物多样性为己任的农场,20多年来孜孜不倦地为关心食物和环境的消费者提供美味的食材,同时又借鉴中国传统农耕智慧,恢复土地和自然生态。这就是位于房山良乡的天福园生物多样性农庄。

5月21日正逢小满,又是生物多样性日前一天,食通社和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伙伴们又一次前往天福园,既是劳动,也是体验,更是学习。

一、有生态功能的农场

展开阅读

版纳:孔明山|古茶山上的年轻人(一)

第一次见到单伟,是在一次农业游学活动上,我们一起去拜访宜春的返乡青年。听说他在西双版纳种了三年茶,早就存下去拜访的心愿。后来喝了他种的茶,又听朋友说起去茶山拜访他的故事,好奇心就更重了。没料到两年后才成行。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