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东出发:客家青年春季餐桌演进史

文|嘉宝酱

广东最近的雨,缠缠绵绵地下,整个城市都被氤氲地笼罩在一片忧郁的雨雾之中。今年的时间好像被设置了慢速,让这春天的到来也显得格外迟。春雨润如丝,稍不留神香椿就抽出了新芽,春笋拱了尖尖,茭白水嫩嫩,藜蒿脆生生。

春天,最馋的就是一口时令鲜美。一场春雨只让人担心好胃口跟不上万物生长的速度,怕稍不留神,椿芽长成叶子,笋子抽条变成小竹,梅子黄了败兴。

展开阅读

一泡解千愁

●心动了吗?想立马动手做泡菜的读者,可以翻到文末找食谱~

食通社说

近段时间,受疫情影响,很多人在家里一次性囤积很多蔬菜瓜果,冰箱都塞不下。北京的冬天,室内有暖气,室外气温低于零下,对囤菜提出了很高的技术要求。开春后,随着气温上升,冰箱空间有限的人如何保存更多新鲜蔬菜呢?

这时就能发现我们常吃的泡菜有一个很少被提及的好处,它能帮助我们在常温下保存生鲜食物,减少对冰箱的依赖,“扩容”我们的囤菜仓库。入了坛子的食材也没有“变质”一说,可以无限保存下去,能够大幅减少食物浪费。

展开阅读

早市!冲鸭!| 夏季篇

我家住在北京城的乡下或者说城乡结合部,天安门往北30公里。周边环境马马虎虎,但商业一度很繁荣,五年前大批发市场有两个,早市曾有六七个,可惜因为“不够体面”,陆陆续续的被关掉,甚至“一把天火”烧掉了。从前年开始,早市只有文华市场一处硕果仅存。

展开阅读

不止有粽子,看看广东乐昌人的端午美食 | 节气餐桌

作者 | 冯利平

端午节是中国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我所在的粤北小城乐昌,端午节又有“过荒节”之称。“荒”就是缺粮的意思,因为每年这个时候,各家各户储备的粮食都吃得差不多了。但是端午前后,又是乡下忙着种田的时候,体力消耗较大,人也饿得快,乐昌人便有了端午吃粽子、糍粑的习俗。糍粑与粽子都是糯米、粘米制品,属于比较顶饱的食物。这样的原材料,可以保证大家在干农活时不至于很快饿肚子。

展开阅读

蜂斗菜:从春天到夏天的转身

不知不觉已经立夏了,大城市里感受不到季节,除了忽冷忽热的天气之外,最能让都市人感受到季节变迁的大概就是超市的货架了吧。多山的地理环境和四季分明的气候,似乎让日本人天生就对季节特别敏感,日本人对“旬の食材”(时令食材)的追求几乎是全民性的。加之日本人又尤其擅长目录学,反映到食物上就是一年四季几乎每一个月都有各自的时令食材——高档到河豚寒鰤,平凡到洋葱土豆,新奇如通草果(アケビ),对于九成人口都住在都市里的日本来说,这些时令食材的存在也让都市的季节变得不那么寂寞。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