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头的历史,也是食品工业改变美国的历史 | 《罐头》导言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食可语”丛书近期出版了食品研究学者安娜·扎伊德的著作《罐头:一部美国公众的食品安全史》。本书讲述了六个有关罐头的故事,梳理出企业、消费者与政府等多方合力共同塑造的食品工业史。
本篇是安娜·扎伊德为《罐头》所写的导言。特此感谢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授权食通社转载。
另外,我们也在昨日发布了本书的书评,详情见点击爬到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为何不再能辨别食物是否安全?|《罐头》书评

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并不会花费很多时间去思考罐头食品。罐头默默地待在储藏室架子的一角,当我们想要吃一顿快餐或需要一种简单配料时,便会不假思索地伸手去拿它。我们或许认为罐头是食品储藏室的主角,或者说使用它会为孩子们最喜欢的菜增色——比如坎贝尔番茄汤、青豆砂锅菜或一份辣味豆子。我们可以把锡罐想象成是准备迎接世界末日的储备之一。无论罐头身处何处,它通常都在我们的食物选择之内。

展开阅读

爬到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为何不再能辨别食物是否安全?|《罐头》书评

一、食品安全靠常识和经验,还是科学和监管?

普通人可以鉴别食物是否安全吗?

看到这个问题,我就想起社会新闻里那些因误食野生菌而中毒的采菌人。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2020年,云南省共发生81起食用菌中毒事件,导致7人死亡,而同期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仅2人。

采菌子和吃菌子的人的食物知识或许不太充足,但是他们无疑很自信,认为自己能判断哪种菌能吃,哪种不能。

展开阅读

别让秦岭成为最后一片“蜂蜜之地”

刘蜜书(左)在辞去教师工作后,在秦岭穿梭30多万公里,找到35户山里人家,与他们一起共同从事古法养蜂的工作。他的四爸(右)是其中一位秦岭养蜂人。

在秦岭生活了一辈子,和山里的土法养蜂人合作也有快十年,但我从来没想到,一部讲述几万公里外欧洲北马其顿山区女养蜂人的纪录片,能让我有如此深刻的共鸣:“她的养蜂方式,居然和我们保育的秦岭古法养蜂如出一辙!”

但看完这部全球得到多项大奖和提名的《蜜蜂之地》后,我感到有些失落,忍不住想:秦岭的守蜂人会不会也有这一天?

展开阅读

为何麸质过敏?这位美国农民从4000年前的种子里找到了答案

作者 | 齐苗

鲍勃·奎因(Bob Quinn)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图坦卡蒙种子,是在高中时去的一次乡村集市上。一位老人给了他一把比现代小麦大三倍的麦种。根据传说,这个学名为“呼罗珊”(Khorasan)的小麦品种是从古埃及一位法老图坦卡蒙的墓穴中发现的,因而得名。这个小奇遇被当天各种游乐项目的刺激给淹没了。但鲍勃没想到,25年后,这个种子改变了他的一生。

展开阅读

一片树叶看三十年风云——《雪花秘扇》作者新作背后的中国茶叶改革史和购茶指南

作者|覃泳江

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现居广东。自2012年起担任Ethical Tea Partnership中国负责人,推行茶叶产业可持续项目。之前在多家外资公司采购部门从事供应链监管工作。

展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