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最强龙舟水,小农遭灾谁来担?

十年最强龙舟水,小农遭灾谁来担?

6月14日,一场持续数小时的暴雨过后,距离广州市区一小时车程的银林生态农场变成了一片汪洋。

蔬菜成了水草,负责除草吃螺的工作鸭则开心地在田间嬉戏游水。早上十点多钟,一道闪电劈到农场的办公室前,险些伤人,电路即时跳闸。

●暴雨后的银林生态农场,摄于6月14日。

人们提心吊胆地看着农场两侧小溪的水位上涨,几乎与路面齐平。微信群里传来消息说,村里的路大量积水,只得蹚水而过。后来我们得知,当日从化区的平均降雨量达到了108.8毫米。

一、防不胜防的暴雨

这不是农场今年第一次被淹了。位于广州从化区太平镇北部的银林农场地势平坦,虽然内有鱼塘、侧有小溪,暴雨来袭时还是容易遭受雨水漫灌。

为了减缓极端天气对蔬菜的影响,农场近几年建起了许多遮雨棚,但依然没防住今夏频繁的大到暴雨。

●像这样的遮雨棚,农场一共有40来个。

棚内进水、积水严重,不仅导致青瓜减产,也让即将成熟的西瓜变了味。农场的工人阿姨们说,贴地生长的西瓜要么没味,要么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为了做好品控,这一整个棚的西瓜都不会上架售卖。

连日暴雨也影响了新瓜的生长。农场负责给瓜授粉的钟祥告诉我,因为缺乏光照,瓜类作物开花率降低,雌花尤其少。没有雌花,就无法孕育果实。

玉米的情况也不乐观。积水导致棚内土壤含水量过高,玉米容易倒伏,而潮湿则会影响花粉活性和授粉成功率,最终造成缺粒。

二、近10年来最强龙舟水

不过,对华南地区的农人们来说,从5月下旬持续至今的暴雨天气不算什么新鲜事。

每年小满到夏至期间,西南季风的暖湿气流强势进入我国华南地区,与较北的冷空气交汇,形成大范围持续性降水。河水水位因而飞涨,正好适宜端午龙舟竞渡,于是民间也将5月21日-6月20日的强降水称为“龙舟水”。

来势汹汹的龙舟水不仅会导致农田道路积涝水浸,还会引发洪涝、山体滑坡、地陷等次生灾害。近10年来,龙舟水更是呈现不断偏重的趋势。

●本次龙舟水期间,广东连南县大麦山镇的累计降雨量达到1689.2毫米,多个气象站点降雨量均突破历史极值。图片:中央气象台

根据广东省气象局数据,截止6月21日,龙舟水期间的平均降雨量高达514.5毫米,比往年同期的平均降雨量高出190.1毫米,是近10年来最强的一次,也是有气象记录以来的第三多。

三、菜不够吃了

粤北地区的清远、韶关、河源等地灾情最严重。而在广州,受龙舟水影响最大的是北部的从化区。

6月17日下午,从化区良口镇仙娘溪村的村民木木听说,下游十几公里处的流溪河水库因为即将到达防洪限制水位,已经开闸放水了。随后不久又下了一场暴雨,积水很快没过了村里的一座桥。

●上:6月23日,龙舟水暂告一段落,流溪河水库水位肉眼可见地升高了。下:6月17日当天,村民们聚在桥头查看水势。摄:木木

那段时间,村民们好几天都买不到猪肉。因为暴雨,通往镇上的路段多处塌方,卖猪肉的小贩没办法进村。村里的路也湿滑难行,甚至长出了青苔。

拖鞋是不敢穿了,不过更发愁的是地里的活干不完,人被暴雨拦在家里,杂草正好趁势疯长。

蔬菜出产也明显减少。一亩多大的菜园,平时轻松就能摘出十几斤叶菜,最近却连极易生长的苦麦都未能茂盛如常。豇豆结得很少,叶子也没有往年的多,只能勉强能够自家人食用。

四、低温+光照不足

相较而言,水稻受的影响比较小。一是因为梯田有利于排水,平时村民们也比较注意维护、疏通水圳,确保水来了能很快排走。

每年5、6月份的龙舟水,通常正值华南地区早稻的扬花期,碰上连日暴雨,会影响水稻开花授粉,导致产量降低,民间俗谚也称之为“雨打禾花,有减无加”。

但仙娘溪村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村子位于良口镇北部山区,早稻播种时间较市区稍晚,再加上5月的那次降温推迟了发育期,田里的水稻还在长苗,所以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5月11-26日,华南平均气温为22.9℃(常年值25.2℃),为1961年以来第1低。直到5月26日,气温才开始回升。图片:中央气象台农气资讯

其他作物就没那么幸运了。木木觉得,今年龙舟水期间,低温和光照不足的情况尤其明显:“往年下完暴雨还是会出太阳的,但今年的天一直是阴阴的,气温也比往年低了很多。”

今年刚开始试种的冬瓜,出苗率只有10%,丝瓜的出苗率也不过50%。村里种沙梨的年轻农户还发现,今年的沙梨个头都很小,套上袋以后就几乎不长了,比没套袋的小了1/3。其他的种苗计划也不得不推迟。

五、气候变化的风险,不该由小农独力承担

今年的龙舟水,无疑为广东农人的夏天蒙上了一层阴霾,也让大家切实地感受到了极端天气的影响。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截止6月20日,广东财产保险机构累计接到“龙舟水”相关报案3799宗,报损金额1.92亿元。其中近一半数额为农险报损,约1.04亿元。

银林生态农场也购置了气象指数险。这种保险将气温、降水、风速等因素对农作物损害程度指数化;一旦出现极端天气,被保险人可根据合同规定,获得相应标准的赔偿。农场也因两次单日超过100毫米的强降雨获得了一万多元的赔偿。

一次性赔付的确能为恢复生产提供现金支持,但极端天气带来的负面影响恐怕会更为持久。

除了积涝导致的作物减产和生长迟缓,暴雨和洪涝还会带走土壤表层的养分。土壤含水量过高,可能威胁一些多年生植物的根系。

换句话说,今年的洪涝之后,明年的土壤可能较今年更加贫瘠,而一些低洼区域种植的多年生果树,如龙眼、荔枝等,则可能会出现烂根的情况。

生态小农们固然可以通过留草栽培和覆土作物等方式改良土壤,一定程度上缓解涝情,但在日益严峻的极端天气面前,很难做到面面俱到,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也不该由小农户独力承担。

正如农科院的许吟隆研究员提醒的:“全方位增强我们经济社会系统的气候韧性,才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食通社作者|一叶舟

人类学流浪人,现在在农场流浪。

关于气候变化与生态农业调研

随着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日渐加剧,增强生态小农对气候变化对认识格外关键。因此,食通社和自然之友·玲珑计划联合发起了本次“气候变化和生态小农调研”。

在这次参与式调研中,项目组将以京津冀和珠三角两地为核心,走访调查30户生态小农,最终形成调研报告。我们希望能帮助农户认识气候变化对农业生产的风险,学习、分享、总结在地的气候适应方法,记录下他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故事。同时,我们还将通过线上线下工作坊,邀请专家为农户剖析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

本次调研项目的执行时间是2022年4月到7月底。我们希望招募京津冀和珠三角两地的生态农户作为访谈对象,参与调研和共学。点击此处查看详情,点击此处填写报名表单。

文中图片如无说明均由作者提供

编辑:泽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