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收菜?都市农夫的快乐,你可能想象不到

只为收菜?都市农夫的快乐,你可能想象不到

食通社说

只有窄窄一方阳台的城市人,怎样拥有自己的小菜园?有哪些蔬菜推荐新手试种?在播客食日谈的第二期节目中,我们和农龄6年的都市农夫王珏聊了聊种菜的那些事儿。

其实,王珏没打算靠北京东三环家里小院的这点蔬菜自给自足。六年的种植实践之于她,更像是个赋能的过程。尽管疫情持续了两年多,与气候变化相关的国际合作也没取得实质性进展,但规划和照料菜园却踏踏实实地,让她找回了一点对生活的主动权。和种菜同样重要的,是厨余堆肥、二手物循环利用、互赠菜苗种子、还有在菜园里快乐成长的女儿,它们构成了可持续生活的不同面向。

以下是编辑整理后的播客文字稿,想实践阳台种菜梦的你,不如顺便为可持续生活打个样吧!

扫 码 收 听

本/期/嘉/宾

王珏(王有枣)

在环保机构从事气候变化的公众行动动员工作,朴门永续助理设计师,“CBD一米菜园”视频号主理人

本/期/主/播

晓晶

没能继承母亲房顶种丝瓜技能的平凡都市人,泛曲艺(含脱口秀)爱好者

泽恩

曾经的哲学系学生,食农行业新人,希望今年能拥有自己的阳台小菜园。

一、从菜园到餐桌

王珏:大家好,我叫王珏,有时候也用王有枣的笔名写一些对食物和农业的观察。观察了很多农友的种植经验和故事之后,2016年我在北京东三环附近自家的小院里开始了种植尝试。我也做厨余堆肥,让有机废物再回到食物生产的系统当中。

我的菜园有70多平米。但菜园朝东,朝向不是特别合适,等太阳转到更偏南边的时候,会有大楼的遮挡。但是我发现,不在最理想的环境下种植,反而会让人努力去适应环境,探索一些可行的出路。

我觉得种植的过程就是一直在试错,然后找到最合适自己的方案。我头一两年做了很多尝试,比如直接做地栽和盆栽。但是盆栽的维护成本比较高,因为要经常浇水,后来才调整到了现在用的4个大的木质种植箱,基本上是1米×1米的规格。

●其中一个木质种植箱,右边一栏之隔就是小区公共绿地。

菜园里一直都是既有可食的,也有观赏类植物。

可食类的主要是香草、蔬菜,还有能结果的蔬菜。我试过番茄、秋葵和西葫芦。比较容易有成就感的还是蔬菜类,尤其是十字花科的小白菜,芝麻菜,还有不同品种的小番茄。自己种的番茄,从摘到吃的过程比较短,很新鲜,口感也不错。

晓晶:自己种的番茄吃起来什么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王珏:我尝试过不同的品种,有些是朋友留的老品种,也有一些植株矮小、适合家庭种植的品种,像日出大黄蜂,成熟后是和樱桃一般大的黄色小番茄,偏酸甜一点。

自己种的番茄不会拿去炒,就是凉拌着吃一吃,或是做成墨西哥菜里的莎莎酱(salsa),抹一抹面包,比较清甜,有更丰富的口感。

我是广州人,我们有一些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关于食物的民间智慧(封建迷信),就是比较在意新鲜。如果食物从摘下来到吃的过程比较短,在我们的迷信系统里就会更好吃。(大笑)我实践了一下,也确实是这样,虽然没有深究过原因。

二、种菜,也是有理念的

王珏:我上过朴门永续的景观设计课,学习把可持续的理念和地景(landscape)结合起来,比如硬件设计如何适应不同季节太阳角度的变化,最大化地利用太阳光线,也包括水源规划。我就做了一个简易的雨水收集系统,下雨的话,能留出来1-2桶用来浇花浇菜的水。

●简易雨水收集系统。

第一次听到朴门的时候,我觉得很玄,好像又进入了那个不可理解的封建迷信体系。(笑)其实朴门永续的permaculture是把permanent和culture拼在一起,讲永续的、人和自然互动的理论,聚焦实操层面的介绍。

我在做气候变化方面的工作,平时会接触到非常多紧迫性和负面的信息,比如大家又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的谈判里停滞不前,没有拿到非常实质的承诺。但朴门永续的课程非常赋能,我可以通过操作和实践,把日常问题在手中一点一点的解决。

晓晶:朴门永续的课程大概分为哪几个部分?

王珏: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可再生型设计(regenerative design)。朴门永续追求的是可再生系统,它的资源不会一直消耗,会得到有效的循环复用,甚至产生新的资源和能源。也有一些基本原则,比如强调观察和互动。比如说我花了两个种植季,才发现有个地块非常积水,没有办法直接种植。

还有一个设计原则,是运用小而慢的解决方法。比如我没有像邻居家那样把整个地面都铺成木头栈道,有积水的话,我会放几个砖踩过去。我也没有建大花池,而是用木头隔板隔出了4个小花池。

●堆肥桶旁边巴掌大一片地,被王珏的女儿草果仔细规划了一番。“小而美”的设计,要从娃娃抓起。

三、种着种着开始思考人生

晓晶:那这两年你遇到比较大的挑战是什么?

王珏:主要是气候带来的,我直接感受到的是天气和物候方面的变化。比如北京2021年雨水特别多,我在户外浇花一共才两次。雨水给植物度夏造成了麻烦。比如铁线莲,一直长得非常茂密,地上的水不停溅到叶子上的话,就会长虫子。

泽恩:你刚才提到疫情期间居家办公时,有朋友向你请教怎么种菜。但是有没有不理解的声音?

王珏:有段时间我一大早起来就去菜园,尤其是春天的时候,植物每天都有新的状态,我也非常好奇,想看到它们的变化。我先生就会说,早上那么忙,还要送孩子,你就消失了,一消失就是半个小时,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但我很享受那个过程,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在那里磨叽到一定要去上班。

●今年3月,一些植物可以挪到户外种植箱了。

但是有一天,他非常高兴地跟我说,你知道吗?焦虑和疲倦的时候,大脑处理其他信息的功能会下降,有些方式可以帮助大脑休息,比如说冥想。科学实验证明人在冥想的时候,处理信息的脑区活跃度明显降低,平常不使用的脑区活跃度会上升。然后他问你知道还有什么能达到这个效果吗?那就是种植和园艺了!(笑)

我觉得也是生活节奏慢下来之后,大家通过种植体验到了快乐和解放,才会开始问我如何在家里种植。

我当时就觉得,为什么我们一周要上5天班,每天要工作8小时,我愿意哪怕少挣一点,工作3天或者3.5天,有时间去陪家人,照顾好自己。北美的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推行4天工作制了,我觉得这是个挺好的尝试。大家可以重新定义什么是照顾好自己,什么是真正的发展,什么是真正的满足。

四、种菜不管够但能找回自主性

晓晶:那你现在种的菜能占到你吃的比例的多少?

王珏:占不上多少。如果以吃为目的的话,我这是个非常糟糕的典范。主要能入菜的是香草,像芹菜、欧芹、香菜、小辣椒、百里香等等,蔬菜我基本上都用来养小蝴蝶了。(笑)

自己种菜的乐趣是,我去观察它的生长,我在食物生产和供给体系里找到了一些替代方案,掌握了一点自主性,哪怕只占我消耗的很低的比例,但是我看到了自主性的可能。

●圆润饱满的小辣椒;用自产香草做的夏日特饮;网红菜羽衣甘蓝,怎么说呢,虫子吃得比人快。

晓晶:你自己买菜的话会有什么标准?

王珏:如果有很多时间在家做菜,我会跟农场定份额,一周配送一次。如果做饭机会少,我愿意去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买些新鲜的,一两天之内就能吃掉(因为我们广东人的未经验证的封建迷信)。

我种菜完全没有任何商业或盈利方面的企图,就是希望对种植的规划设计可以在实践中不断被磨练。如果有朋友聊起来,也能互相碰撞一些有意思的点子,自己去实践去体验,去感受可以影响一些事情的力量感。

五、“堆肥”是什么东西?

晓晶:刚刚提到一个概念“堆肥”,你也说有很多人是从堆肥厨余开始种菜的,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王珏:第一就是垃圾减量。我会设置一个堆肥厨余的桶,菜帮子、菜叶子、剩下的面或者米饭都可以堆肥。但是油盐特别多的厨余不行,因为油会影响微生物的生长,堆肥盐分过高会对种植不利。开始堆肥后最立竿见影的变化,就是我发现需要扔到小区垃圾回收系统里的厨余垃圾少了很多。有很多东西都可以通过微生物和氧气最终回到土壤里。

到了秋天,我会收集落叶,把它当作碳物质的来源。厨余需要和含碳的干燥物质混合,达成合适的碳氮比。在这个比例之下去分解物质,微生物就能健康地成长,堆肥也会达到比较合适的温度。如果没有户外空间做有氧堆肥,也可以尝试厌氧发酵的波卡西堆肥桶。

堆肥的过程其实很有意思。各种堆肥的教材一上来就讲碳氮比。但你真正去观察和干预的时候,无非就是观察干湿。太湿了的话,你就再掺些干料,比如木屑或者干叶。

再就是观察它的升温,合适的发酵温度区间是30度,理想温度是45-60度。你可以通过各种尝试把温度推到理想的区间,你参与后它会非常积极地响应你的干预,是一个很活态也很有乐趣的过程。刚开始堆肥那一两年,我隔几天就要去拍一下温度,发到朋友圈炫耀。

●王珏带我们参观菜园的堆肥角。

六、“捡垃圾之王”的可持续生活

晓晶:你觉得这几年,你在视频号和朋友圈发的内容有变化吗?

王珏:我先生会说,你这第二年跟第一年完全一样啊,种的东西还是那几样。所以最近我发的比较少,除非有很新鲜的发现忍不住跟大家分享。我也会更多地拍朋友的菜园,看不同的人在城市里怎么满足种植的欲望,希望会激发更多人的想象,给大家一些“我真的可以做这件事情”的鼓励和信心。

泽恩:我之前对菜园的想象,或者说如果要打理好一个菜园,不只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可能还有其他各方面的投入。但是今天听王珏分享她的菜园,比如说堆肥可以减少很多厨余垃圾;还有本来是小区物业要处理的落叶,但是你把它收集起来堆肥,反哺到你小菜园的生态系统。它不仅需要投入,但是反过来它也会给你很多东西。

王珏:对,我就是小区的捡垃圾之王(自豪脸)!

泽恩:还有良性循环的这种二手社群,很多东西都不需要买,有很多交换的机会,可以把各种东西循环使用,产生新的能量。感觉围绕着种菜有一个很好的小社群和支持网络。

七、阳台种菜,如何快速上手?

晓晶:泽恩现在还没有开始种菜对吧?有开始养一些植物吗?

泽恩:我现在有一些多肉,还没有开始真正的种菜,但是我一直有这样的梦想。我本科宿舍楼有个种菜小分队,是由研究大豆的舍监老师发起的,希望年轻人可以参与到食物生产当中。书院旁边有一个很小的菜地,我们每周一次,大概三四个人一起去劳动,有点像社团活动的性质。

后来在美国交换时,去了耶鲁大学的学生农场,算是个社区菜园。农场有一英亩(6亩),其实还蛮大的。农场有每周两次的开放日的系统,动员很多像我这样的志愿者参与到采摘、播种、松土、除草当中,相当于把农活分包出去。

●耶鲁农场2022年的春季开放日。图源:Yale Sustainable Food Program

王珏:我觉得集体农场和社区农场的管理非常复杂,看到成功的案例我会非常羡慕。比如在这个院子,我发现发动更多的人参与是一件挺难的事情。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让别人介入合适,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觉得太脏太累太无聊。有趣的环节又稍纵即逝。如果没有很好的策划,就没办法把最好的体验给到参与的人。但是自己做的话就可以享受这一切。

泽恩:我之前在学校都是跟社区菜园的人在做,但是现在一个人住,想在阳台摆一两个花盆开始种菜。所以想请问王珏,对没有任何准备的种菜新手来说,你有什么建议吗?

王珏:我觉得可以从香草开始,或者可以做调料的小辣椒。园艺店和超市会卖苗,基本上都是盆栽,可以直接上手。如果你想种蔬菜,比如番茄,那它会对季节有要求,温度要达到25度以上才会开花结果,所以北方地区通常是春天播种,夏天成熟。

大家的问题其实都一样:我只有个阳台或窗台该怎么办?我觉得就挺好的呀,说不定你的阳台比我菜园的阳光还好。

●食通社同事小超也是阳台种菜玩家。图为前几天刚变红的“毛秀才”番茄。

晓晶:今天我们聊了种菜,怎么利用现有的条件去做一米菜园,也分享了通过堆肥或其他的方式让生活更可持续。要不然请嘉宾跟大家说个再见吧。

王珏:拜拜,大家要种起来哟!

 扫描下方二维码

在小宇宙 | 喜马拉雅 | 荔枝

订阅「食日谈」播客

欢迎在各播客平台评论区留言。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食通君微信小号,备注“食日谈”,进入播客听众交流群。或备注“种菜”,加入阳台农夫群。

录音整理 / 编辑:泽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