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和资本vs小农和环境,联合国粮食峰会内外的交锋

商业和资本vs小农和环境,联合国粮食峰会内外的交锋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数据, 2020 年,全世界上多达 8.11 亿人面临饥饿。新冠疫情的影响使得这个数字仅在一年内就增加了 20%。但与此同时,全球尚有6.5亿肥胖者。在环境方面,全球食物体系产生了多达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排放。在生物多样性的急剧下降和淡水资源的消耗这两个问题上,农业的影响也分别占了80%和70%。

如何才能在可持续地喂饱全世界人民的同时,保证公平分配和环境友好?为此,9月23日至9月24日,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在纽约召开, 各国政府、企业、民间代表和专家一起商讨在全球范围内如何建立可持续的食物体系。

一、“包容的峰会”能够同时倾听企业和小农的声音吗?

峰会官方在新闻稿中特别强调,本次峰会是一次包容的会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我们需要能够支持繁荣的系统——不仅是企业和股东的繁荣,还有农民和食品工人的繁荣,事实上,全世界依赖这个行业谋生的数十亿人的繁荣。”

但是,由数百个抵制峰会的民间社会组织和土著团体全球人民峰会(Global People’s Summit, GPS)也同时召开会议,反对峰会的议程。早在会议召开的几个月前,他们就发表公开信斥责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并不能代表食物系统中广大的小生产者,而只能代表精英的利益。

这种冲突反映了峰会和其抵制者对于“包容性”的不同理解。在峰会的组织者看来,同时包容企业与农民等小型生产者的利益是可行的,包容性体现在多种利益相关方的参与中。而全球人民峰会等反对者则认为,峰会所谓的“包容性”仅仅表示民间组织和原住民有参与峰会的机会,却并不能真正影响会议的议程。相反,他们认为峰会已经被企业利益所劫持。

●全球人民峰会领导下的抗议人群。图源:foodsov.org

已经宣布退出峰会的可持续食物体系国际专家小组 (The International Panel of Experts on Sustainable Food Systems,IPES-Food)的联合主席博奥利维耶·德·舒特博士(Olivier De Schutter)和奥利维亚·扬比(Olivia Yambi) 批评了“粮食系统峰会的不透明过程”。他们认为,峰会是“联合国与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之间的闭门谈判”。在峰会上,雀巢、可口可乐、化肥巨头 Yara 和大型农业科技公司Reliance等达沃斯论坛的成员得以绕过联合国的既有机制,包括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FAD)和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直接参与制定解决方案。

但是峰会官方的自我辩解则回避了峰会权力结构的潜在问题,单纯强调企业介入的现实合理性。联合国副秘书长阿明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表示, “企业之所以必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因为它们已经成为许多国家问题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技术修复”大企业能拯救食物体系吗?

众多民间组织对于峰会的抵制反映出他们和大型企业在改革全球食物体系的路径上有根本分歧。

全球人民峰会在峰会召开前的声明中就担心,本次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将会进一步推广“技术修复”(techno-fix)解决方案,包括数字农业与精准农业、农药和基因工程等技术、基于市场的解决方法等。他们认为这些方案最终将使大企业获利, “建立可持续食物体系”的口号将沦为企业谋求利益的幌子。

结果表明全球人民峰会的担心是正确的。

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在粮食系统峰会的演讲中提到增加对“气候智能型”农业的融资。而美国的民间智库农业和贸易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Agriculture & Trade Policy, IATP)的报告指出,“气候智能型”农业这一名词已经被大型种子和化肥公司操控,成了他们对于转基因作物等专有技术的委婉说法,用于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漂绿”他们的产品。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曾经被视为高效的工业化农业,已经带来了巨大的环境和社会影响。

无独有偶,联合国粮农组织也在其声明中谈到“数字农业”和“技术创新”,但没有提到对生态农业的支持。粮农组织还倡议在合作伙伴和受援国之间建立“配对机制”,而其合作伙伴名单中,农化巨头先正达赫然在列。

报道能源和气候变化的独立媒体Unearthed的一篇报道揭露了肉制品行业是如何试图影响峰会议程的。由大型肉类企业组成的联盟在为峰会准备的一份文件中强调,“集约化畜牧系统的进步将有助于保护地球资源”

然而,工业化和集约化的养殖业已经被广泛认为是破坏环境和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大量使用的抗生素和添加饲料也给人类健康带来危害。但这一联盟拒绝承认集约化的养殖体系是不可持续的。

联盟的成员组织国际肉类秘书处(International Meat Secretariat)的秘书长黄新(Hsin Huang)如此辩解,“减少发达国家的动物数量,只会导致发展中国家效率较低的系统生产更多的动物。这将使排放问题、环境问题、资源使用问题和福利问题变得更糟。”

●图源:Naim Alel/Wikimedia

联合国食物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迈克尔·法赫里(Michael Fakhri)评论道:“技术本身并不是答案,技术的好坏取决于它嵌入的系统。” 他认为,如果解决方案对技术和企业过度自信,而不考虑技术的使用方式及受益者,就不能解决食物体系的问题。

全球人民峰会认为,诸多“技术修复”的方案将扩大小型生产者对于大型种子和农化公司的依赖,挤压他们本以狭窄的生存空间。在提高农业生产力、喂饱更多的人口的幌子下,这些公司得以继续推销他们的产品,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更大的破坏。

三、转型原则:改变工业化的食物系统

可持续粮食系统国际专家小组 (IPES-Food)在峰会前夕发布报告,认为规模经济、集约化、专业化和统一化的工业逻辑驱动的食物系统正是问题所在。这也就意味着,大型食农企业不仅要为目前食物体系的失败负主要责任,而且不应该成为解决方案的主导者。

●全球人民论坛的宣言:“是农民,而不是企业喂饱了全世界。”小规模家庭农户生产了全球80%的粮食。

然而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的讨论似乎并不打算追究这些责任,并且还要把修复食物体系的重任交给这股制造问题的力量。

“没有人谈论过我们今天为什么会陷入困境,也没有人谈论谁应该对混乱的局面负责。他们只是说,‘每个人都要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法赫里说,这导致造成问题的企业反倒成为了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因此,峰会的抵制者普遍认同,想要实现真正的变革,就必须改变工业化的农业体系的现状。

全球人民峰会认为,必须转向小规模、多样化、生态友好的农业。可持续食物体系应建立在由人民,而不是公司控制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源的基础上,并且必须和保护农民和食品行业工人权益结合起来。

四、全球食物体系能否实现变革?

尽管本次联合国的峰会承诺为改变全球食物体系寻求跨部门的、多方的解决方案,众多国家领导人和相关组织也在大会上承诺将做出改变,但峰会的结果表明,它还没有提出真正变革性的方案。峰会各方也没有达成一致性的宣言或者有约束力的全球行动方案。

反倒是国家与组织的单方面承诺更引人瞩目。美国政府表示将斥资 100 亿美元“消除饥饿并投资于国内外的粮食系统”。其中一半的资金将用于美国国际开发署在各国的“养活未来”计划。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也宣布拨款 9.22 亿美元用于改善营养。

然而这两项巨额投资都强调用维生素和矿物质强化常用食品,来改善营养不良的状况。批评者认为营养强化只应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而多样化和有营养的天然食物才是营养不良的长期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营养强化食品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可持续食物系统。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粮食系统峰会上讲话。图源:fao.org

尽管成果寥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仍宣布,未来将建立新的协调中心领导粮食系统峰会的后续行动。秘书长还将以问责制和两年盘点的形式监督行动的进程,以实现2030年议程。

然而这一系列的机制设计是否能够真正服务于公平、正义、可持续的发展目标?全球是否能够协同一致真正实现转变?至少本次峰会并没有给我们一个乐观的回答。

IPES-Food呼吁食物体系转型应该坚持13条原则。这些原则是由粮食安全和营养高级别专家小组(HLPE)提出的:

01 回收。优先使用当地的可再生资源,尽可能闭合养分和生物质的资源循环。

02 减少投入。减少或消除对采购的投入品的依赖,提高自给率。

03 土壤健康。保护并增强土壤健康和功能以改善植物生长状况,特别是通过管理有机物质和增强土壤生物活性。

04 动物健康。确保动物健康与福利。

05 生物多样性。维持和提升物种多样性、功能多样性和遗传资源多样性,从而在农田、农场和景观尺度上,维持整体农业生态系统在时空中的生物多样性。

06 协同作用。加强农业生态系统各要素(动物、作物、树木、土壤和水)之间的积极生态互动、协同、整合和互补作用。

07 经济多元化。确保小农拥有更大的财务独立性和更多的增值机会,同时使他们能够对消费者需求做出回应,从而使农场收入多样化。

08 知识共创。加强包括地方创新和科技创新在内的知识共同创造和横向共享,特别是通过农民与农民之间的交流。

09 社会价值观和饮食。根据当地社区的文化、身份、传统、社会和性别平等状况建立粮食系统,提供健康、多样化、季节性和文化上适宜的饮食。

10 公平。在公平贸易、公平就业和公平对待知识产权的基础上,支持粮食系统的所有参与者,特别是小规模粮食生产者,享有有尊严的、稳健的生计。

11 连接。通过促进公平短链的分销网络,并将粮食系统重新嵌入当地经济,确保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互相接近与信任。

12 土地和自然资源治理。加强体制安排以改进,承认和支持家庭农场经营者、小农和农民粮食生产者作为自然和遗传资源的可持续管理者。

13 参与。鼓励社会组织更多地参与粮食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决策,以支持农业和粮食系统的去中心化治理和地方适应性管理。

附注及参考资料

注:Food systems一般译作食物体系或食物系统,但在联合国体系内,food通常译为“粮食”,所以此次峰会的中文官方名称为“粮食系统峰会”。本文同时使用粮食系统、食物系统和食物体系的译法。

参考资料:

1.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 

https://www.un.org/en/food-systems-summit

2.全球人民峰会 https://peoplessummit.foodsov.org

3.世界银行的讲话 https://reliefweb.int/report/world/remarks-world-bank-group-president-david-malpass-un-food-systems-summit-2021

4.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讲话https://www.fao.org/news/story/en/item/1440888/icode/

5. 有关“气候智慧型”农业https://www.iatp.org/blog/201509/whats-wrong-climate-smart-agriculture,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professionals-network/2014/oct/17/climate-change-agriculture-bad-isnt-good

6.Unearthed关于畜牧业的报道https://unearthed.greenpeace.org/2021/09/21/un-food-systems-summit-meat-climate/

7.IPES-Food的呼吁 http://www.ipes-food.org/_img/upload/files/sfsENhq.pdf

8.盖茨基金会的拨款 https://www.gatesfoundation.org/ideas/media-center/press-releases/2021/09/922m-commitment-to-global-nutrition-and-food-systems

9.美国政府改变食物系统的声明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09/23/fact-sheet-biden-harris-administration-commit-to-end-hunger-and-malnutrition-and-build-sustainable-resilient-food-systems/

10.其他参考材料

https://news.climate.columbia.edu/2021/09/30/at-un-food-systems-summit-did-business-show-it-is-serious-about-addressing-the-crises-facing-global-food-systems/

https://civileats.com/2021/09/29/did-the-first-un-food-systems-summit-give-corporations-too-much-of-a-voice/

https://www.thenewhumanitarian.org/analysis/2021/9/28/Food-Systems-Summit-fails-to-win-over-critics

编辑:王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