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业效率最高的荷兰,这个农场为什么只养249只鸡?

在农业效率最高的荷兰,这个农场为什么只养249只鸡?

近几年,欧美开始流行一种新型农业生产理念——再生农业(regenerative agriculture)。

就像“有机农业”刚兴起时一样,再生农业还没有统一的定义,也没有体系化的认证标准。它与有机农业、生物动力农业、朴门农艺等农业体系有所交叉,并且相互补充。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即再生农业不只希望让农业生产可持续,而强调要对生态系统施加正向积极的增量,比如采取轮作、种养结合的方式保护农业生物多样性,选择少耕和种植覆盖作物来保护土壤。

荷兰再生农场Bodemzicht的创办者安妮也认为,再生生态系统,需要从土壤出发。

一、从土壤出发

3月中旬的荷兰,早上的气温只有15度左右。87年出生的高个子姑娘安妮并不在意清晨的寒气,只穿着单薄的蓝衬衫和卡其裤。她头戴印有农场标志的鸭舌帽,热情引导着前来参观的人:“请跟我来!我们一起去看看改变农场土壤的生力军!”

安妮说的“生力军”不是别的,而是249只在草地上觅食的蛋鸡。

●为什么是249只鸡?根据荷兰政府规定,饲养250只及以上的家禽需要注册上报。农场为了避开官僚程序,就养了249只鸡。

透过一米多高的干草,隐约能看到百米远处支起的白色纱帐。纱帐下是两辆新式的移动鸡棚(Chicken Mobile),母鸡就在移动鸡棚周围的草丛里觅食。距离这么远,我当然看不到那些母鸡,但我能听到她们发出的低频率咕咕声,这说明她们感到很安全。

算起来,母鸡们在这儿安家还不到两年。安妮和合伙人里加多2020年租下农场之前,这里的经营者用常规种植的方式生产谷物、饲料和牧草,极大地消耗了土壤肥力。

不管是常规农业还是有机农业,耕地面积达到一定的规模就必须依赖机械,这个5公顷(约75亩)大的农场也不例外。每年,各种重型机械都会在地里来回行驶作业。初春雨季过后,机器就会开进农田翻地、松土、平整、播种、施肥。谷物和牧草成熟时,远远就能听见收割机隆隆作响。

但是,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翻耕”其实是在破坏由土壤生物活动形成的团粒结构,这会加速土壤有机质的氧化分解。重型机械还会压实土壤,导致土壤结构难以恢复到未耕作前的状态。如此常年耕作下来,土壤的保水性和透气性会变差,有机质含量也会下降。为了保证稳定的产出,生产者不得不施用更多的化肥,但这对恢复土壤肥力毫无益处。

那么,恢复土壤肥力需要什么呢?安妮认为,需要她的母鸡。

二、“放牧”母鸡

安妮介绍说,母鸡啄食青草、花籽、草籽和各种昆虫,排泄物落在草地上,经由微生物分解回归土壤,成了草场最直接的天然肥料,有助于恢复土壤肥力,改善草场的生态环境。

如果母鸡总是被圈在同一片草地上,过度堆积的排泄物可能会引发疾病,母鸡反复的刨抓也会破坏草的根部。为了方便移动鸡群,农场购置了2个轻便移动鸡棚,只需要一个人就能操作。夏季草长得很快,每天都要移动鸡棚,冬季则保证每周移动两次。

●2个移动鸡棚容纳了249只母鸡。鸡棚由荷兰艺术家Harald den Breejen和Sjoerd van Leeuwen共同设计。

据HAS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调研,农场运作一年后,土壤的有机质含量比他们刚接手时增长了4%。“这说明我们的农场生态系统能够成功地固碳。从这个角度看,母鸡也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卫士!”安妮为她会飞的伙伴感到骄傲。

用移动鸡棚养鸡的灵感来自津巴布韦生态学家艾伦·萨沃里(Allan Savory)。他将食草动物引入开始沙漠化的生态系统,希望通过整体规划的放牧(Holistic Planned Grazing)促进土壤固碳和生态系统的再生。

萨沃里认为,在自然界中,食草动物会根据草的生长进行季节性移动。它们啃食青草,但不会破坏草的生长点,这是草和食草动物在长期进化中相互适应的结果。干草接触了食草动物的排泄物后,会被微生物分解,养分回归土壤。而倒下的干草又让嫩草得以照到太阳,这会加速光合作用,恢复草场的生机。草原生态系统的退化正是我们忽略了这一互动的结果。

●2013年,Allan Savory应邀发表了一次TED演讲。图片:TED官网

的确,在一些传统游牧地区,禁牧政策并未保护草场,反而导致了草场退化。但已有研究指出,草场的固碳能力有限,绝不会像萨沃里在TED演讲中宣称的那样,可以逆转气候变化,将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降低至前工业化时代的水平。而且沙漠化的成因非常复杂,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用整体规划的放牧来再生草场这一“万能”的解决方案,就更值得警惕了。

关于他的争议或许还将继续。但无论如何,萨沃里的确给了安妮和里加多一个从事再生农业的理由。

三、在草场上自由生长

因为参观者的到来,母鸡发出的声调有了变化,频率稍有提高,也许是期待被人投食吧。

安妮把手伸进纱帐,抱起一只体格较小、稍带棕色斑纹的白色母鸡。她说这只鸡性格突出,是个爱聊天的“话痨”,在鸡群里担任哨兵的角色。当天空出现掠食鸟类的时候,它就发出尖锐的叫声向同伴们预警。

我好奇这些母鸡的平均年龄有多大。在一些有机养鸡场,蛋鸡寿命约为1年,完成了产蛋的使命后就会被送去屠宰场。肉鸡的寿命则是按天来计算。荷兰有机饲养的肉鸡平均寿命是70天,普通工业化养鸡场的肉鸡平均寿命就更短了。安妮希望她的母鸡至少能活2年。

●安妮说在鸡群中,年纪大的母鸡会传授技能给年幼的母鸡。她也许是指雏鸡会模仿成年母鸡,养成在固定地点下蛋的习惯。

她把“话痨”母鸡放了回去,让我们注意看地上的鸡粪。虽然遍地是鸡粪,但一点儿也闻不到大型养鸡场那种让人不愉快的“鸡味儿”。安妮说这要归功于地面的干草,是干草里的碳“中和”了鸡粪里那股刺鼻的氮。

安妮说的不无道理。工业化蛋鸡场很多是集中笼养,欧盟规定每平米最多可有13只蛋鸡或16只肉鸡。如果不尽快清理鸡粪、加速通风,微生物和鸡粪反应会产生很多无机氨。而在Bodemzicht农场,有氧通风的户外环境会加速无机氨的释放。干草还为微生物繁殖提供了碳元素,促进有机化合物的形成。

原来草不只是鸡的饲料,还关系到鸡和饲养者的福利。

四、你愿意为生态和公平买单吗?

回到农场入口时,我们看到朴素的方桌上摆着几盒深浅不一的10枚装鸡蛋,售价4.95欧元(约合人民币35元)。安妮希望参观者了解农场的饲养方式后,再来审视农产品的价格,甚至成为长期订购用户,支持农场经营。

●农场将鸡蛋命名为“气候蛋”(climate eggs)。

如果以本地超市的价格为参照,4.95欧元和同规格的有机鸡蛋价格(3.99-4.99欧元)相当。尽管这些鸡蛋贴着有机认证的标识,但消费者其实并不了解农场实际的饲养环境,更不会知道生产者从中赚到了多少钱。

而在Bodemzicht农场,订购计划的3个价格档位是和生产者的时薪挂钩。如果所有人都以“最低价”(Minimum)购买,那么生产者每付出1小时的劳动,只能拿到11欧元。“公平价”(Fair)则和荷兰政府建议的个体经营者最低工资标准16欧元/小时保持一致。如果大家都选择支付“好价钱”(Good),生产者就能过上更体面的生活。

●Bodemzicht农场蔬菜包定价说明。


“好价钱”没有定准,只要超过“公平价”即可。但是安妮计算过,如果把各种因素都考虑在内,一枚鸡蛋2.5欧元是最理想的价格。当然,考虑到现实的市场环境,他们并不会这样定价,但他们希望消费者能了解这个事实,认同农场为改良土壤和保护生物多样性做出的努力。

写到这里,我认为从荷兰本地市场的角度看,Bodemzicht农场的鸡蛋定价是完全合理的。但是从生态和公平的角度来看呢?为了更好的土壤,为了让生产者更有尊严,我们愿意支付什么样的“好价钱”呢?

食通社作者|王娴雅

北外阿尔巴尼亚语专业,做了十余载翻译。后来在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学习有机农业,却对朴门农艺着迷。现在荷兰专心种菜、写稿、画画,未来想当个职业好农夫。

编辑:泽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