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小森林》取景地,我潜入了一座废弃的学校

在日本《小森林》取景地,我潜入了一座废弃的学校

– 食通社说 –

豆瓣8.9分的日本电影《小森林》讲述了一个女孩子孤身回到乡村,自耕自食的故事。清新的画面和人物让这种简单却不粗糙、辛苦但也踏实的生活方式打动了很多观众,其中就包括本文作者kokomi。出于对这种生活方式的认同,和对日本乡村生活的好奇,配合秋季日本东北之旅的路线,她和两位女友决定自驾拜访《小森林》取景地。让我们跟随她的脚步,一起重温《小森林》中日本乡村生活的美好吧。

–   这是食通社第026篇推送   –

在日本《小森林》取景地,我潜入了一座废弃的学校

食通社

作者

Kokomi

射手座攻略狮,爱自驾的女汉子,踏遍日本40个都道府县。
偏爱去小众美好的地方,和大家一起探索未知的日本。

日本有一位曾二度荣获“日本文化厅媒体艺术祭优秀赏”的漫画家,自1996年起停止发表新作,移居日本东北,一边作画一边务农,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直至2002年,他才重启画作生涯,发表以食物为主题的漫画连载。而根据同名漫画改编的电影在日本一经上映就斩获好评,还被中国网友昵称为“舌尖上的日本”。

这部治愈了不少观众的电影就是《小森林》,而这部作品其实也是漫画家五十岚大介自己的人生写照。故事中的女主角市子在与世无争的农作生活中经历的各种体悟,也多少反映了漫画家本人乡居时的成长与感动。电影分为“夏秋”和“冬春”两部,于2014、15年在日本陆续上映。

根据同名漫画改编的电影《小森林》分为夏秋篇和冬春篇,分别在2014和2015年于日本上映。

五十岚大介根据自己的人生经历创作连载漫画《小森林》,图为漫画书封面。

由于始终无法适应都市喧嚣生活,女孩市子决定回到故乡小森,独居在乡村的老房子。在那里她寻着失踪的母亲留下来的童年的味道,用生长在小森土地上的食材,亲手制作出一道道简单却又真挚的美食。《小森林》就是这样一部透过农业劳动、自然食材和烹饪,传递返璞归真生活美学的电影。

两年前我在影片中看到满满的乡土料理和四季之美时,已经对日本乡村自给自足的生活心生向往;又通过剧照分析、网友爆料,终于定位到电影的取景地:位于日本东北岩手县奥州市衣川区的“大森”地区。这里也是原作漫画家五十岚乡居所在地,在电影中化身女主角市子的家乡“小森”。

《小森林》剧照:女主角市子离开都市,回到从小生长的乡下,开始了自给自足的生活。

尽管20公里外就是世界文化遗产平泉,保留着许多以佛教中的净土思想为基础而建造成的各式各样寺院庭园,但是《小森林》的取景地和电影中一样,是一个距离大城市遥远的僻静山村,很少有游客来访。大森距离仙台市123公里,车程1小时50分钟,距离盛冈市88公里,车程1小时40分钟,适合在日本东北自驾时顺路探访。

“秋季去也许能吃到和《小森林》影片中一样的串柿也说不定!”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决定在日本东北自驾路线上加入《小森林》的取景地,和两位好友组成了三人女子之旅,出发!

Kokomi找到了《小森林》电影的取景地地图,开始设计行程路线。

电影取景地“衣川自然塾”的地形图,适合自驾游。

从平泉下高速之后,还有30分钟的乡村公路。两旁的风景对南方来的孩子来说特别新鲜。民居窗户前吊着一排排大白萝卜,房檐下挂起了一串串削了皮的柿子,拖拉机上的猫咪躺在太阳下慵懒地打盹,这不也是《小森林》中出现过的场景吗?时间在这里仿佛都要停下来了。

现实中看到的晒萝卜,和《小森林》电影中的场景(下图)几乎一模一样。摄影 | Kokomi

普通人家晾晒成串的柿子,也令作者顿时回想起电影里的画面(下图)。艺术的确来源于生活。摄影 | Kokomi

11月中旬农田中的稻谷都已经收割,留下来的秸秆一簇簇晾晒在田边,或是打成大卷留作冬天的饲料。当同伴们惊呼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的时候,我用自己七年前在新西兰农场打工旅行时积攒的的经验进行解释,还真有那么点农业“砖”家的味道。

收割后的农田。摄影 | Kokomi

经过了衣川区的中心以后,路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画着狐狸面具的牌子时时提醒外来者,你已进入山神的领地。

“山神”的领地。摄影 | Kokomi

最后会经过一座红色的桥,桥边竖着“大森共和国自然保护区,萤火虫见学者注意熊出没”的看板,这时导航提示我们目的地就在前方右手边。

来到自然保护区,就离目的地不远了。摄影 | Kokomi

我们把车停在了一座红顶白墙的校舍前面,安静的学校和操场空无一人,而且门还上了锁。真的是这里吗?我们带着疑惑喊了几声,最终无人应答。我们留意到门口挂着“衣川小学校大森分校”的木牌。门旁的石碑上记录着它的历史,创立于明治八年(1875年),关闭于平成十年(1998年),竟然有100多年的历史。

旧衣川小学校大森分校。摄影 | Kokomi

其实这样历史悠久的学校在日本关闭不是个案,《小森林》拍摄地所在的东北部的岩手县是本州人口密度最低的地方,更别说是森林茂密的乡村了,市子口中的“小森”更是人烟稀少。和中国一样,大多数年轻人都选择进城就学工作,留在乡村的以老年人居多,随着出生率越来越低,学校也不得不纷纷关闭。

旧衣川小学校门旁的石碑,记载了一百多年的校史。摄影 | Kokomi

学校关闭以后,校舍作为故乡自然塾(自然学校)运营。在这里可以进行各种自然体验,尽情地学习生活的技能,例如打荞麦面、做香肠、植物染、木工竹工、制作花炭、稻草编织、自然观察、捉鱼钓鱼。

自然塾在开放季节的活动照片。来源 | 自然塾官方网站

然而,我当时忽略了一件事,这个自然学校只在每年的4-10月间开放,11月来自然已经关闭。但是我并不甘心,好不容易策划的圣地巡礼,必须想想办法。

虽然学校在废弃、关闭的状态,但作者发现礼堂大门可以打开,于是潜入观察。摄影 | Kokomi

沿着校舍,我来到了礼堂的门口。木质门窗上的油漆斑斑驳驳,我轻轻推了一下,门打开了!我有点兴奋,也有点害怕,呼唤同伴一起进去看看。礼堂还保留着学校开办时的模样,光洁的木质地板上映照着窗户的影子,高高的舞台上仿佛校长的训导还在回响。舞台正上方的校徽是三个“木”组成的花朵形状的“森”。墙上的日历停留在2017年10月,印证了自11月已经暂时关闭的事实。

空荡荡的学校礼堂。摄影 | Kokomi

一条长长的走廊自礼堂通往教室和办公室,墙上贴着本校老师的名单。名单很长,可以想象当年这个学校的师生人数不少。另外还挂着一些小学生学汉字用的字条和同学们的手工作品。其中一个栏目叫做“大森地区的人们”,配合照片,记录着一家家的成员和信息。

学校走廊里完整保留着师生记录(上、下图)。摄影 | Kokomi

走廊的中部通往玄关,木质格子架上放的拖鞋灰尘还不算多,应该不久前还在使用。这时上课的钟声仿佛响起,同学们匆匆赶到,急急忙忙换了拖鞋冲进教室。

玄关和鞋架。摄影 | Kokomi

最后我进了一间没有锁的教室。这里的课桌椅已经清空,只留下黑板和书架。黑板上写着“なかよし(好朋友),心ひとつみんな(众人一心)”。书架上除了教科书外还有很多漫画,应该承载了很多当时同学们的快乐。

虽被废弃但一切保存完好的教室,犹见当时师生一堂的欢乐情形。摄影 | Kokomi

在已经废弃的学校参观,让我的巡礼多了一层探险的味道。最后走的时候也没忘了把门关好,恢复原来的样子。除了拍照,不带走任何东西。

临走再看一眼旧衣川小学校大森分校的外观。摄影 | Kokomi

回去的路上,为了找一些最美的柿串拍照,我在一户民宅前停了下来。屋里有一位老爷爷正在窗边晒太阳,我赶紧和他打招呼。非常大声的自我介绍,说了三遍才让老爷爷听懂我的来意,用方言回复我“好啊,欢迎!”

归途偶遇当地农家。摄影 | Kokomi

第一次遭遇日本方言,我故作镇定,继续配合肢体语言问:“柿子,可以拍照吗?”没想到他说:“可以,但它们要晒两周,现在还没有干。不过树上有很多,我们吃不完,要不你采点去吧。”

热情的老爷爷主动为我们摘柿子吃。摄影 | Kokomi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老爷爷已经拿出塑料袋和剪刀,一边介绍一边剪了10多个柿子。院子里除了柿子树,还种了猕猴桃。老爷爷说:“难得远道而来,再送你们一些蔬菜吧。”便带我进仓库挑选。里面摆满了红薯、南瓜和大葱。再三推辞之下,爷爷还是送了我满满一袋。

礼物大丰收。摄影 | Kokomi

我想我终于找到了电影中的“小森林”——以农业为主,自耕自食,邻居虽然都是相隔遥远,但总是会相互帮助,有时还会相互赠送食物,顺便讨论料理的方法。

《小森林》剧照。

在离开岩手县以后,我们在旅途中用了很多方法来料理从老爷爷那里获得食物。芝士烤南瓜、煮红薯、柿子拼盘,无一不是美味。

南瓜地瓜烤芝士。摄影 | Kokomi

水果大餐。摄影 | Kokomi

欣赏了岩手县美丽的乡村风景,品尝了当地人分享的美味食物,在被小森生活治愈的同时,我也想从现在开始,一点一滴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

大森当地农家的柿子也是早餐水果的绝佳选择。摄影 | Kokomi

让我们重温《小森林》带给我们的料理感动:

生きるために食べる。为了生而食。

食べるためにつくる。为了食而作。

《小森林》剧照。

旅行贴士

《小森林》取景地的故乡自然塾有很多体验项目,每年4-10月对外开放。请出发前从官网了解相关信息。

地址:岩手县奥州市衣川区下大森109番地3

网址:www.city.oshu.iwate.jp/kanko/view.rbz?cd=1635

想要了解更多日本深度旅行的信息,请关注公众号“kokomi的私旅行”。除了每月发布一期限定人数的私旅团,Kokomi还能为你定制日本旅行哦。

– 这些文章也许你会感兴趣 –

“小柳树农园”柳刚:有机蔬菜CSA农园的精细化管理

“疯狂农夫”王鑫:草莓好吃,全靠技术 | 农友故事集

好吃的草莓怎么来?且看疯狂农夫王鑫的田野秘籍

减少雾霾的正确姿势?支持生态农业啊!

扎根在土壤、自由如飞鸟——返乡青年的新年愿景

日本自然农法和有机农业的流派与发展

日本食通信系列之一:中洞牧场——日本山地奶农的“硬脊梁”

日本食通信系列之二:海女之乡的“奇迹之牛”和养牛人

日本食通信系列之三:日本朴门农业:不压榨人类与自然的生活方式

种子保护新出路:摆脱商业鲸吞,重燃公共价值(上)

种子保护的新出路:摆脱商业鲸吞,重燃公共价值(下)

火车明天就要到达

未来世界饕餮指南(上)

未来世界饕餮指南(下)

美式巨型养殖场“入侵”英国引争议

有机农业好在哪里?能喂饱我们吗?

新研究发现:中国有机农业每年环境效益值20亿元

慢食之后慢思:为农民代言,还是为商业资本站台?

食为何要慢?他们在Slowfood大会上给出了这些答案

加入食通社,Know Your Food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