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子念书的大学种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在王子念书的大学种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作者 | 冯可慧

在距离爱丁堡一个小时的火车车程的地方,有一个沿海的小镇,叫做圣安德鲁斯,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学镇”。这个小镇只有三条主街,各个科系的教学空间都零散地分布在沿街的建筑里。小镇上的居民大部分由学生、教职员工及其家属组成。英国皇室的威廉王子在此求学期间,结识了后来的凯特王妃,是这件事情让这个有着600多年传统的大学为学术圈外的大家所知。

圣安德鲁斯位于英国东北部沿海,离爱丁堡1小时的火车车程。右图是威廉王子遇到凯特王妃的咖啡店。拍摄 | Lara Cunha

2017年,我也来到这个小镇学习、生活。作为一个远离家乡的留学生,一个叫“可食校园”(Edible Campus)的项目让我感受到了扎根于生活的“社区感”。

从海岸边的免费食物到可随意采摘的社区菜园

我是通过一次“食物采集”的技能分享活动了解到“可食校园”的。一位号称“野外生存专家”苏格兰大叔与大家约定在西海岸见面,带领我们在海岸周围寻找免费的食物。

一路上,他向我们介绍了放在烤箱里烤一下就能吃的海草、带我们走了一圈适合野生贝类食物的潮间带、还领着我们在附近的街区逛了逛,指出了几种能被做成果酱的野果和野花。

行程的最后,他把我们领进了一处社区菜园,说:“在这里,你能学习到各种种植蔬菜的知识,当然最重要的是,当它们成熟的时候,这些食物大家都是可以去免费采摘的。”

“什么?免费采摘?!”我的耳朵不由一亮,不禁对这个菜园好奇了起来。当时根本没想到,这个共同耕种,免费分享收获的社区菜园,成了我留学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卧底社区菜园

这里的菜真的都是免费的吗?需要交入会费吗?是不是一定要参与劳动才能免费地摘菜呢?带着这些疑问,我决定肉身卧底!

原来,参与到社区菜园中真的不需要缴纳任何的会费。每周四都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菜园里值班,为新成员讲解菜园的种植和管理办法。最重要的是介绍每种作物分别都是什么,什么时候才是最佳采摘期。毕竟社区菜园的管理相对自由,成员们日常打照面的机会也少。所以要保证大家都知道在蔬菜成熟的时候采摘,一来避免食物安全事故,二来也能减少食物浪费。

最让我惊讶的是,无论是否参与劳动,任何人都可以来菜园免费采摘,只需把菜带回家之前在采摘本上做好记录就好。

至于每个来采摘的人是否都付出了相应的劳动,就只能靠个人的自觉了。从我后来当菜园管理人的经验中看,大部分来采摘的居民都会参与每周四的固定劳动。周四来不了的成员,也会在别的时间到菜园里来做一些拔草、翻土、收集堆肥的简单工作。平均下来,参与者每周会花1-2个小时在菜园劳动。

对我来说,这里则成了我的一个加油站。到学期末写论文时,每每遇到瓶颈,我都会跑到菜园子里翻翻土,除除草。或摘一些沙拉叶和西葫芦,做个简单的晚饭换换脑子。

我还常在菜园子里遇上同样来放松的外系同学,收获蔬菜以外的惊喜。有一次,我在除草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学生物信息的德国女生,和她的聊天让我从信息分整的角度重新考虑了一下自己论文的组织方式。菜园这个公共空间的神奇之处就在这里,它让在不同科系的学习的学生,在不同岗位上就职的市民,有了相遇攀谈的机会。

后来,我也把这个宝藏菜园分享给了许多身边的朋友,他们大多不知道在宿舍区的小角落里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我们在里边认认香料,摘摘薄荷,给成熟的蔬果立一块牌子。就是这样的小活动,总在结束后让人获得很特别的能量。

像我常去的Albany Park这样的社区菜园(位于地图右下方),在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校园内有14个。我们可以看到,位于地图上方的北街(North Street),市场街(Market Street)和南街(South Street)就是小镇内三条主街,大部分的社区菜园都分布在这三条街上的学生宿舍和教学楼周边。

之所以这样选址,估计是为了方便学生和教职员工们参与菜园的日常管理。常常是上班上学的路上,就顺路把农活儿给干了。

转型城镇从社区菜园开始

“可食校园”项目背后的推动者和组织者是起源于英国,影响力遍布全球的“转型城镇”(Transition Town)运动。“转型城镇”发起于2005年,是一个关注社区建设和环境保护的社区组织,现在在超过50个国家中都有其行动小组。他们通过在当地发起各种有益于社区成长和居民交往的项目来解决潜在或正在发生的社会问题。

去年回英国参加毕业典礼时,我特意回访了伴随我一年的菜园,并和圣安德鲁斯转型城镇专门负责社区菜园的Andrea聊了一下。从她的角度,我重新认识了一下这个项目的背景,以及转型城镇和可食校园发展中仍然存在的一些问题。

Q:冯可慧

A:Andrea

冯可慧:转型城镇作为一个全球性的社区运动,特别强调能源的可持续性。我观察到在别的城市的“转型城镇”中,似乎都没有“可食校园”这个项目。为什么在圣安德鲁斯会有这样一个特别的设置呢?“可食校园”与“转型城镇”的理念、目标有什么样的关系?

Andrea:在“转型城镇”的工作中,种植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板块。但种植是需要长期投入精力的活动,所以并不是每个社区里都能召集到愿意参与的居民。圣安德鲁斯的转型城镇由于依托了大学社区的优势,正在学习和成长过程中的学生们很愿意参与到这样的项目中来,尤其是学习生物、环境科学相关科目的学生。他们在社区里生活的时间相对稳定,这也为我们展开工作提供了许多便利。

这里也和英国别的地区不太一样。苏格兰,尤其是圣安德鲁斯,其实有很长的耕种历史。在圣安德鲁斯大学成立之初(1413年),这个学校的师生在食物上一度是自给自足的,蔬菜、禽肉都从当地农场采购。所以说,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其实不是什么新的事情,只是社区活动的标签让它年轻化了。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大部分师生的食物都是从Tesco(一个英国便民超市)获得的,即便我们每周都会发起蔬菜包(Veg bag)的订购。但许多居民感觉去固定的取货点拿菜太麻烦了,就没有参与到其中,这其实挺可惜的。因为蔬菜包中的菜品都是我们从当地农场进货的。

冯可慧:为什么食在当地(eat local)那么重要呢?

Andrea:“食在当地”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现在我们看似有先进的物流和冷链系统,可以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吃到来地球另一端的食物,何乐而不为呢?但在我看来,如果一个消费者认真思考过自己的消费行为所产生的环境、社会影响,并希望做出积极的改变,那就必然会尽可能地“食在当地”。毕竟,当你在英国吃泰国的香蕉时,它背后涉及到复杂的跨国贸易,长途运输业产生大量的碳排放。对消费者来说,冗长的供应链中许多信息都是不可考的。跨国食物由于要预留出长途运输的时间,为了防止其腐烂,它们通常都是提前采摘的产品。以番茄为例,一颗在其未成熟时就被采摘下来的番茄,其营养价值比成熟番茄的一半还少。所以说,食在当地,简单来说,也可以只是为了吃到更营养的食物。

冯可慧:你在工作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Andrea:最开始的困难其实是找到适当的场地。因为虽然学校持有大量的地皮,但要让管理者让出这块地去做“可食校园”的项目,我们还是费了一点力气的。因为“种菜”是有一点“技术壁垒”的社区活动,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种菜,就会涉及到社区活动中常常都会讨论到的“这个活动究竟能让谁受益的问题”。但幸运的是,我之前在幼儿园、养老院的菜园项目里工作过一段时间,有过农耕教学的经历。所以在我2008年加入转型城镇,提出“可食校园”项目时,才有了更多可以佐证的经验。因为过去的教学告诉我,对于作物的了解,和对于耕种方法的习得,是可以在日渐的教学中学会的。而且照顾菜园总能给耕种者带来收获食物以外的惊喜:例如更健康的身体、更愉快的心情。

冯可慧:学校最开始的时候给了你们多少空间来做这个项目呢?

Andrea:一开始,就一两块地,后来每次又多交付给我们一两块,现在我们有14块地可以种菜。经过我们的不断努力,现在学校建设新的校舍时,已经在前期的设计上就规划出了菜园的面积。这代表学校已经开始很认真地考虑让“可食校园”变成大学生活和学习体验的一部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持续工作的意义。

冯可慧:那在项目组织和宣传上,你们又遇到过什么困难呢?

Andrea:有了地之后,的确就要面临宣传上的挑战了。我们和学生、老师之间的沟通还是很有效的。我们有自己的脸书页面,学生也会通过学生会、印发的宣传手册了解到我们。

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反而是在学校人群以外的当地人,变成了我们很难去接触的人群。他们由于不在大学社群的覆盖范围内,他们生活问题其实常常被当地的社区组织忽略。这也是我们经常被批评的原因。因为作为一个在地的社区组织,我们似乎没有为真正的当地人服务,更像是变成了一个依托于大学的“社团式”组织。而学校里像你这样的国际学生比例很高,他们只在镇上停留1-4年的时间。

如何团结更多的当地人,是我们一直都在讨论和尝试解决的问题。我们已经意识到,虽然圣安德鲁斯看上去是一个很光鲜的小镇,高尔夫球起源于此,一到节假日全世界的富豪们都来这里度假,但其实镇上的贫困人口已经达到了30%。贫困率之所以这么高,正是因为这个地方既是度假圣地,又是一个国际化的名校所在地,物价持续性地全面上涨。这其实对当地家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相信“可食校园”这个项目,在解决和改善本地居民的食物问题,能做的还有很多。

Andrea的省思在我所接触过的社区活动组织者之中是少有的。在她的管理下,“可食校园”进行得红红火火,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加入到其中。但她仍然愿意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出发去思考,持续追问和尝试“转型城镇”作为一个社会运动应当承担起的社会责任,应当触碰到的思考深度,而不仅仅停留于单个项目成功与否的视野里。

这一个个小小的菜园,或坐落于宿舍楼之间,或存在于这个古老小镇的街头巷尾中——地图以外的现实里,它们也许还不太起眼。但我相信,这些小菜园,会因为这群以它们为实践切入口,而在认真思考、热情耕种的人们,渐渐承载起越来越多的力量。

作者 | 冯可慧:纪录片拍摄者,自由撰稿人。先后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和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人类学系。

编辑 | 天乐

图片 | 冯可慧(除标注外)

版式 | 妞妞

21镑租块地,我的英格兰耕读生活

我在加拿大钻垃圾箱觅食

我在美国大学种菜(上):与各国邻居们共耕共食

我在美国大学种菜(下):永续农耕的复兴

珠海情侣路边的游击种菜小分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