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吃喝拉撒,也要出入无害 | 扣子奶奶的宝器第二号

食通社说

在这个系列中,奔六的扣子奶奶会和各位读者分享她半路出家,把自己种回土地,开辟恶人谷,尽力自给自足生活的故事,以及她在这个过程中的感悟和反思。

不好意思,开篇第二则,仍与厕所有关。

如此咬定厕所不放松,并非追随庄子“道在屎溺”玩深沉,而是因为,这是每个人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

●还记得扣子自建厕所的故事吗?请看《山景旱厕不要门》篇

一、吃喝拉撒是自由的最小单位

半辈子游走城乡,什么样的厕所都经历过:公共厕所大茅坑排排蹲、钻进猪圈与二师兄比肩,经历蝇蛆遍地的粪坑和好好坏坏各种冲水马桶。

一直觉得屎溺是厕所和下水道处理系统的问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屎溺本身也是问题。我的困扰,源于几年前在台湾务农时被人回呛的经历。

●扣子的务农生涯始于台湾。图:雅学

2017年末,我住进台湾的友善农业第一村、位于宜兰员山乡的深沟村,开始学习种田。感谢各种天时地利人和,让全无农事经验的我能够依靠个人体力独力务农,成为真正的农夫。第一年收获750公斤稻谷,也收获了“自己养活自己”的信心。愉快胜任,我很享受,再接再厉,种下新的梦想:自给自足,无害生活。

半百之年,身心皆深陷困境,绝望谷底曾经思考:人之为人,最根本的需求是什么?现代社会权力系统密如蛛网,人能拥有多大程度的生命自由选择自主?

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回事。香车宝马华宅美衫神马都是浮云,连有巢氏有穴氏兽皮树叶亦是身外之物,最根本的就是吃喝拉撒,也是我们个体生命自由和自主选择的最小单位。

在土地上躬身耕作,真的能够滋养生命,那是一段起死回生的异乡异样生活,给了我做农民的机会、让我探索自给自足梦想的可能性,也是在实践自由自主的生活方式。

二、零购买、零丢弃之后,挑战“零排泄”

在深沟村的第二年,除了稻谷,我还实现了“盐、糖、油、鸡蛋、豆制品”之外的零购买。而且通过“全食物利用+果皮酿造+堆肥+ 严格无塑生活”,实现了零丢弃。只要家里不来客人,就可以保持零垃圾。

那段颇有成就感的生活实践,引出来关于便溺的困扰。

先说成就感:极大提升自信。而且我相信在保证生活品质的前提下,外购清单还可以继续简化:

· 我不吃肉,蛋白质来源主要是蛋和豆类;

· 自养鸡鸭就有“蛋”;

· 自己种豆,磨豆浆做天贝,完胜外购豆制品;

· 自种核桃芝麻花生油料作物可以划掉“油”;

· “糖”也能够用自种糯米小麦,做麦芽糖

· ……

两年下来,既能满足生命必需、实现极致食物健康,也带来最大限度精神满足,满满人生乐趣与成就感,满到溢、溢于言表:“只要家里不来客人,就可以保持零垃圾”。

这么炫耀,对客人颇不友善,于是难免遭到回呛,诘问我使用下水道化粪池,是不是垃圾?是否危害环境?此说极大打击了我的沾沾自喜。

无志者常立志,于是我的志向又增一条:实现个人生命出口无害。

三、人产生的污染最终也会回诸己身

吃喝拉撒,我们身体的“入”和“出”,既是最基本的生命需求,也是最具体的人生自由、自主选择,必须认真对待。我们现在越来越注意到外部世界对自己的危害与污染,吃喝要尽可能健康,但会忽略拉撒、忽略我们生命运行对于环境和世界的危害,如果把吃喝拉撒放大一点看,其实是人对环境和世界的污染如何回诸己身的问题——果然是“道在屎溺”啊。庄子诚不欺我也!

人每天都要吃喝, 我的实践证明实现入口无害化要容易一些。但每天都要拉撒,出口无害,难度更高 。实现出入无害,其实是一种最基本的道德圆满(注:不是我们通常所说并列词组“道德”,而是《道德经》所言的“道”和“德”)。屎溺,被庄子提升到“道”的高度是有道理的,是哲学,也是问题。

这个貌似高深的哲学问题也不是无解。具体到我,解决之道就是:使用旱厕、粪尿分离,让自己的排泄物成为滋养土地的肥料,其实也是在滋养自己的生命——请注意,这里有个定语——“自己的”。

喜欢一本书《小的是美好的》,大了我没招,小的是可能的。一直“向小”、具体化,直到具体到这个问题的最小单位,很多宏观无解的问题,小到一定程度就有可能解决。

曾经,在并不久远的农业时代,便溺不是问题,而是宝贝。“肥水不流外人田”,很多老农都有这样的经历:将内急憋着忍着一定要把屎屙到自家田里。

人类便溺如此,猪牛鸡鸭也一样,农村普遍家户养殖的年代,看重的不仅是肉和蛋,还有——“农家肥”。

●动物粪便只有在天福园这样的种养结合的农场里才能得到最有效的循环利用。图:天乐

人畜粪便臭气熏天蝇蛆遍地,是问题;细菌寄生虫还会污染土地水源,更是问题。而且,规模越大,问题越大。

我曾经北漂十年,一直住在安定门内,听说安定门是前朝京城帝都每日清运大粪的出口。所有的大粪都一样,不管出自紫禁皇城官家王府还是胡同巷陌,要在安定门外一晒了之。

其实谁都知道,就像水冲马桶不能一冲了之一样,一晒不可能了之,问题才刚刚开始,都是动用资源应对当下问题,又带来下一步的新问题需要动用更多资源,带来更大的问题。

四、变废为宝,道德圆满

如果把问题缩小到足够小的单位,粪尿分离旱厕和发酵床饲养就可以应对人畜粪便污染,变废为宝。现代化大型养殖和人的城镇化、都市化进程一样,看似是势不可挡的前进的方向。

但是何其幸运,我得以与这个方向相背而行,一直走到恶人谷独居田园,我的便溺终于不再是污染、麻烦和问题,而且得以重新成为资源。

粪尿分离,分别处理,还能变废为宝:小便直接还田、大便堆放发酵后还田。无资源消耗、无环境危害。

为什么在建房之前就买那个无水马桶,并且亲手搭建起来,这就是它的来龙。

至于去脉,当然是我房前土地,我要在这片土地上“关起门来朝天过”,过彻底无害生活、实践极致的自给自足、可持续运行。土地可持续运行少不了肥料,那么我的便溺就不再只是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是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源。农业时代“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仅是一种以家庭为单位人与土地的可持续交互关系,某种程度上,也是人的生命运行与自然循环互动的一种道德圆满。

五、家庭、民宿、学校也可以

我前面特别提到了那个定语“自己的”,如果规模再大一点,还有没有可能?

有的,直接上图。

这是昆明北边西山区团结乡大墨雨村,菩提心与明真子夫妻二人,还有两个房间兼做民宿接待,约等于三口之家。大便筐半年更换一次,原筐封闭发酵,半年后变身无味优质肥料。

还有没有更大一点的案例?也有图有真相。还是在昆明的大墨雨村,“墨雨村学”日常五六个成人+十几个娃。这次不光有图,还有设计图!还有没有更大一点的案例?也有图有真相。还是在昆明的大墨雨村,“墨雨村学”日常五六个成人+十几个娃。这次不光有图,还有设计图!

●“墨雨村学”几十位师生使用的干湿分离厕所正面、背面和设计图。图:月明

这两个厕所如果让我挑毛病的话,其一景致欠佳,其二不是坐厕是蹲位。

六、无水马桶之干货篇

那么我的坐式无水马桶有没有毛病呢?当然有:容量小。

我用一个捡来的五升废油桶收集小便,每三到五天清理一次,直接兑水还田。用碧奥兰标配二十升内置桶收集大便,据说单人使用可以二十天左右清理一次。但我用的木屑垫料多,十天左右即需清理一次,我能接受这种频度。

刚一开始每每清理都是雨鞋手套全副武装,现在变成了趿着拖鞋赤手完成,真的不臭,也不会溅到身上。

●作者每十天左右清理一次装大便和木屑的容器。

厕所启用至今几乎无味,垫料偏薄或者小便满溢就会有味道,提醒我需要清理维护。

还有没有改进的空间?有的。外购碧奥兰成品,是非常时期应急版本。我打算安顿停当后再搞一个长治久安升级版——自己动手建一个山景无敌的大容量坐厕,技术关键是:一定是两个大桶轮换发酵。这也是我推崇的“懒人农法”真谛:我不怕清理,但宝贵的时间精力应该用来晒太阳发呆而不是清理厕所。

七、一日之计在于晨

我清理厕所一般是在早晨。直接接触粪便的容器本身都有味道,需要清洗。清水冲洗就好啦,洗后可以完全无味,亲测无误。

洗后晾在我的露台上,让早晨六七点钟初升的太阳帮忙加速晾干的过程。这是我家最早晒到太阳的地方,容器后面是宝器是我手做轮胎沙发,是每日田间早课后享受农夫早茶的地方。同一缕阳光,洒在它们身上也洒在我身上。

恶人谷的早晨,清爽,宜人。

●作者在恶人谷自建的小屋正面。右下方即是清洗完正在晾晒的大号收集器。干完活,就能在后面的轮胎沙发上喝早茶啦!

图片:除说明外均由作者提供

感谢昆明大墨雨村诸位先行一步的旱厕实践并分享图片和实践。

作者:扣子

农夫毅行者,村庄酿酒师傅。全职吃货,兼职农夫,业余写作。

编辑:天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