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暴雪,京郊农民措手不及

2021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当北京市民在故宫和景山排队看雪景的时候,京郊和河北的农民在忙什么呢?都说“瑞雪兆丰年”,农友们怎么看呢?我们和几位农友聊了聊,发现大家虽然对降雪有所准备,但事到临头,损失在所难免。

●承德恋乡农场的任盈盈忙中偷闲,自拍了雪地里的脚。

“虽然看到天气预报,但还是低估了这场大雪,没想到这么大,”河北承德恋乡农场的返乡青年温志强说。

周六白天,他和妻子任盈盈还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摆摊卖菜,散集后,他们赶紧驱车回农场,赶在初雪前给大棚盖上棉被保温。

●11月6日上午,恋乡农场的盈盈(中)和志强(右)还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上卖菜。当时,北京开始下起了雨。

没想到大雪足足下了一夜,白天也一直没停。一家人冒着大雪除雪,防止大棚坍塌,也为了让光照进入大棚,维持棚内温度。忙了半天,才给一个棚除完雪。中午一看,地里已经积了快40厘米厚的雪了。

他们之前在东北上学,是八一农垦大学的同学,“在黑龙江也没怎么见过这么大的雪,”除了一天雪的志强感叹道。

●志强好像一夜之间就老了几岁。

因为没料到降温来得如此之快,他们秋天在大棚里种下的西兰花没了收成。露地还有一些菜不够大,没来得及收,所有的菠菜都被大雪覆盖,盈盈觉得它们可能扛不过这几天的低温。

北京初雪的时间跨度很大,从10月底到2月中旬都有,一般集中在11-12月,常年平均初雪日是11月29日。但从过去70年的气象记录来看,立冬前就迎来初雪,也很罕见,只发生过6次,何况这次初雪即暴雪,打乱了农友们的种植安排。

北京顺义的陈艳红是典型的传统农妇,在家门口种了40多年菜。这场雪也让她措手不及,到了周日白天,积雪快20厘米了。

“地里的菠菜和油菜给砸趴了,支的那些拱棚都不行了。还有些大白菜没来得及收,给捂雪里了。”

她觉得今年的天气一点都不正常,夏季多雨有涝灾,入冬又太快:“按理说瞧着这雪,明年应该是好兆头,不过也不好说。”

不过这点小灾,陈大姐也没太放在心上,她还惦记着周二去那里花园赶集,除了做她最受欢迎的玉米面菜团子,“我还打算做些馅饼呢!”

●陈艳红(右)只有简易大棚,冬天菜少,就会在每周二三里屯的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上用自家和其它农友的食材给大家做菜团子,特别受欢迎。

北方很多蔬菜大棚上会用棉被来保温,但一旦遇到大雨大雪天,重量一大,容易塌方,不但损毁蔬菜,修理重建大棚的成本更高,还耽误种植周期。

顺义的悟博苑农场吸取教训,周六晚上,他们连夜启动了“棚中棚”方案,给大棚里的蔬菜再盖一层薄膜保温。

顾得了棚内,就顾不了棚外了。不过悟博苑的女主人林嫂对自家白菜很有信心:“此刻才是它们开启味道的初始,值得期待。”

在平谷区种蘑菇的秦热虽然被大雪封了门,但依然很淡定:

“像这些自然灾害,提前预防,把工作做到位,就不会有大损失。虽然有些小损失,都是可以接受的,是常规的影响,不是意外。”

春天扛风灾、夏天有涝情、秋天怕干旱、冬天防暴雪。面对天气的变化,农友们只能苦中作乐,积极面对。

“咱们做农业的太伟大了,顶天上司就是老天爷,”张家口快乐返乡青年农场的李遇夏说。

然而,正在英国召开的气候变化大会上,科学家和政治家们都在强调:老天爷也受我们人类活动的影响。全球各国必须通力协作,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缓气候变化,同时提升脆弱人群,包括农民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

北京这场提前到来的初雪也许无法直接归因到气候变化,但我们每年都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而农民和农业是受影响最直接的群体和行业。而真正的生态农业,既能起到固碳减排的作用,也对气候变化有更强的适应性,关心和支持生态小农,也是保卫我们自己的粮食安全。

借用秀才豆坊孙秀才的一首小诗,分享一些希望给各位读者:

立冬遇雪

西风吹落半树空,

绿鸭浅凫苇畔行。

风萧萧,荷寒寒,

层冰蔷薇一绽红。

采访:冯启华

图片:各位农友及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编辑:天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