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巨型养殖场“入侵”英国引争议

美式巨型养殖场“入侵”英国引争议

作者|王雅卓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供应链管理专业本科在读,关注可持续农业,爱吃,爱电影,爱书,爱数独,爱自然,爱庄子,也爱未知。

– 食通社说 –

当中国动辄“万头牛场”的大规模工业化养殖场还在政府政策推动下如火如荼地加紧建设中,英国人却对这种“巨型农场”提出了抗议。严重的环境污染、抗生素滥用、对小农的排挤、对农村社区的破坏、动物福利等问题,让英国的媒体、农民、学者密切关注这种养殖模式的环境和社会影响。

食通社为大家编译了相关媒体报道和调查研究,希望英国的例子和相关讨论也让我们反思:我们到底应该吃多少肉?吃什么样的肉?

六年前,琳达和理查德在安静的英格兰苏塞克斯乡下购买了一家农场Quennells。他们希望可以带领四百只纯种Lleyn食草羊和45只高地牛,在180英亩的农田上过上一种田园诗般的乡村生活。琳达形容自己的农场风景如画,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刚好绕过,动物们不需要额外的水槽,可以直接走到溪边饮水。

Quennells农场的隔壁,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农场。Crouchland是一个集约型的奶牛场,平日产生大量牛粪,被处理成沼气。到2013年,Crouchland安装了一种工业化规格的厌氧消化池——这种政府补贴的机械能够将食品和和其他养殖废弃物转化为天然气,卖给国家电网。于是Crouchland开始处理来自附近20多个农场的养殖废弃物,并建造了额外的浆料桶以储存副产物。

琳达一家人的生活从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们先是发现一种浓浓的黑色焦油一样的液体带着臭味从Crouchland那边流过来,这种粪便、水和化学物质的有毒混合物顺着溪流来到琳达家的农场,杀死了水里的青蛙,鱼和其他生物。到2015年,Quennells至少有70英亩的土地遭受了隔壁奶牛场的污染。

1养殖场的“美式入侵”

从Crouchland农场流过来的污水。图片来源:英国新闻调查局。 

这样的例子只是“英国新闻调查局”(Bureau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搜集到的关于英国农场现状的众多案例中的一枚。英国新闻调查局和《卫报》联手制作的调查报告显示,从2011年到2016年,类似Crouchland这样的“巨型农场”(mega farm)的数量在英国从1332家增加到了1674家。

这种养殖密度高、数量大、品种单一、饲养周期短、动物迅速出栏的大型养殖场,出现的历史并不长,所以国际上对此还没有一个“科学”定义。只有在农业工业化程度最高的美国,才对这种超大规模的养殖场有明确的界定。为了规范不同规模的养殖场的废弃物排放,美国环保署将工业化农场动物生产设施称为“集中化动物饲喂场”(concentrated animal feeding operations,简称CAFO)。一个典型的美国CAFO一般饲养超过125,000只鸡、或82,000只蛋鸡、或2500头猪、或700头奶牛、或1000头肉牛。做为规模化、工业化养殖的“行业领导者”,美国现在有超过5万家养殖场被归为CAFO,另外还有25万家规模小于CAFO,但生产方式和CAFO极为接近的工业化养殖场。

目前英国有至少789个大型农场符合美国CAFO的定义,其中不少由跨国公司所持有。其中最大的一个农场饲养了超过100万只鸡、2万头猪和2000头奶牛,在这样的大型农场里,动物几乎都被圈养在室内。在很多看重绿色发展、动物福利、热爱田园生活、反对铺张浪费的英国人眼里,诗情画意的英伦乡村被超级规模又往往是臭气熏天的美式农场“入侵”,这是件颇值得争议的事。

英国赫里福德郡金顿的一个大型农场内部的场景。图片来源:Rob StothardCrouchland。

2 普遍而持续的污染

美式巨型农场给英式田园生活带来的最大弊病之一是污染。

由于集中饲养的动物数量远远超过一般的小型农场,CAFO模式的养殖会产生大量的自然无法正常分解的动物的粪水、其他养殖废弃物、粉尘污染、剧毒气体等。如若处理不当,便会造成环境污染,并且严重影响周围社区居民的生活,特别是儿童、老年人、慢性或急性心肺功能失调患者。

据《卫报》报道,高浓度氨和其他氮气的农业排放,可能会对地衣、苔藓和其他植物造成直接损害,包括漂白和变色。在受到污染的富氮的环境里,具有侵略性的物种往往会茁壮成长,从而威胁那些敏感的野花的生存。英格兰地区的一种圆叶风铃草和鸟脚三叶草近日都被列入近危级别,它们都非常容易受到空气污染的影响。空气污染导致物种多样性枯竭,这对蜜蜂、鸟类以及依赖健康植物生长的其他野生动植物都具有连锁效应。考虑到英格兰和威尔士90%以上的野生动植物已经处在超过临界值的高氮环境中,这种美式巨型农场的兴起更加值得担忧。

六星灯蛾(The six-spot Burnet moth):它的幼虫依靠一小部分植物才能存活,包括鸟脚三叶草——这种植物比其他草本类植物能够供养更多的无脊椎动物,目前被认为受到(包括来自于大型农场的)空气污染的严重威胁。图片来源:Dan Kitwood / Getty Images。 

由于污染物处理成本昂贵,一些农场主往往进行违规操作,并将罚款看作是日常经营成本的一部分——尽管环境污染造成的后果很难用罚款数额进行等量置换。

Crouchland农场便是在污染问题上反复违规的一个例子。除了2013年该农场涉嫌污染一条河流之外,环境署还在调查2015年和2016年的两次泄漏事件。此外它还多次违反环境许可,违规制造噪音和气味。

至于琳达家的农场,在环境署的建议下,她的羊和牛都与那片牧场进行了隔离。她不得不提早出售羊羔,损失超过了30只。然而事情刚刚过去11个月,琳达表示这条河再次被污染。“这一次的液体更浓稠,更黑,糟糕的是我们有430只怀孕的母羊,还有两周就要生产了。”

Quennells农场的的琳达与她的两只威尔士Lleyn羊。图片来源:英国《卫报》。

在接受调查局采访时,Crouchland农场代理律师坚称农场对沼气的处理是“合法的”,但对监管相关事宜闭口不谈。目前这场索赔官司仍在持续。

3 小农的式微

随着CAFO之风蔓延,小型农场逐渐消弭。调查报告显示,2010到2016年间,英国约有4000家农场关闭,其中四分之三属于小规模农场(面积小于20公顷)的范畴。而大型农场的数量则维持平稳。但大型农场从来都不是热爱乡村生活的英国人民的主动选择,事实上,很多人都希望农场是绿油油的田野,而非大型的工业大棚。然而现实是越来越多的牲畜养殖实现了“零放牧”——动物不再生活在草场上,自由移动,而是被关在活动面积有限、暗无天日的圈舍中。土地价格上涨以及农产品价格走低使得家庭农场根本无法与大型农场竞争,大型农场因其规模经济效应而能从中获取更大的利润。

家庭农场协会(the Family Farmers’Association)成员皮帕·伍兹(Pippa Woods)说:“当地农民为当地经济、当地社区做出贡献。然而在大农场里,当地农民的利益依旧被削弱,最后获利的还是这些投资方。”各地农民在大农场格局下的地位可见一斑。

皮帕·伍兹认为,小农的日渐式微对英国来说会是一个损失。“小农户擅长经营混合型农场,可以保持土壤健康,可以为动物生产谷物。而集约型农场则需要外购谷物,带来垃圾处置的问题以及载重物车辆进出的问题。大型集约型农场造成的污染数量和范围都非常大,是更具灾难性的”。

4 抗生素之忧

很多人认为集约化农场模式节约了空间,但却忽略了那些用来种植饲料作物的土地面积。而大面积种植谷物往往需要施打大量化学农药和化肥。集约化农场在影响养殖业的同时,也波及到了种植业,而这一连串的效应正透过食物链发酵着。

“世界各地的大型农场都有过度用药的问题,无论动物是否生病,就给他们喂抗生素”,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主任艾玛·斯拉文斯基(Emma Slawinski)说。“大量动物聚集在这样拥挤的条件下,它们很容易生病,病情也会迅速扩散,所以人们经常在动物的饲料或水中添加预防性的抗生素。”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工业化农业存在过度使用低剂量抗生素的现象,这会导致细菌耐药性的发展,并引发新的耐药性菌株在不同物种间传递的隐患。这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健康议题,正在不断引起相关专业结构和专家的密切关注。

5 大口吃肉的必然选择?

有些巨型农场明确表示,他们的生产规模是由消费者所引导的,人们都想要买便宜的肉,如果想让国民都大口吃肉,CAFO大概是唯一能有效满足需求的方式。

的确,尽管污染了当地社区、造成动物的痛苦、迫使小农退出,巨型工业化农场似乎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的趋势,并在世界上持续扩大着“战场”。根据世界观察研究所(Worldwatch Institute)统计,2000年,全世界大约有150亿的家畜。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达到了240亿,其中大部分动物的短暂一生都是生活在集约化农场。而联合国有关数据表明,全球有72%家畜,42%鸡蛋,55%的猪肉来自这种CAFO模式的农场。

中国的工业化养殖也“不甘人后”。过去20年来,市场和政策环境越来越不利于小规模养殖户,动辄万头的集约化规模养殖场越来越多。这种模式带来的环境问题、抗生素耐药性问题在中国已经凸显。

好在农业和相关部门已经开始加强监管,先后出台了《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水十条”)等对规模养殖场的选址、排污等进行规范;在《全国遏制动物源细菌耐药行动计划(2017-2020年)》中对兽药使用、培训提出了明确目标;在《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等文件中也考虑到了环境承载等问题。

9月30日,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还联合发布《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对改善农业与环境的关系做了全面部署。

然而,所有这些政策文件几乎都默认工业化、规模化的养殖模式为发展方向,一方面继续支持推动这种不可持续的模式,一方面通过新的监管和措施来“打补丁”,而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养殖模式的问题。

如果再考虑到地方产业发展的需要、企业对利润的追求、政策制定和执行之间的脱节等,中国养殖业工业化趋势对环境、公共健康、农村发展的影响,更加值得我们关注。

事实上,去年中国生产的肉蛋禽类产品数量已经超出全国人口健康膳食的需求,再加上大量进口的肉蛋奶制品,中国老百姓的平均肉蛋奶消费可能已经过量,也带来了肥胖症、糖尿病、三高等健康风险(平均数之外的城乡消费不平衡则是另外一个话题)。与其通过工业化养殖继续污染、生产廉价但不健康的肉制品,我们更应正视工业化养殖和肉类(过度)消费所产生的真实环境、社会和健康成本。充分理解和反思这种模式的缺陷和可能引发的各种后果,关注其他国家(比如英国)对待这种养殖模式的态度和政策,同时从供应侧和消费侧入手探索和引导,才能找对方向,打造真正健康的食物体系。

参考文献:

[1] Rise of mega farms: how the US model of intensive farming is invading the world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7/jul/18/rise-of-mega-farms-how-the-us-model-of-intensive-farming-is-invading-the-world?CMP=Share_AndroidApp_Tweet

[2] The rise of the “megafarm”: How British meat is made

https://www.thebureauinvestigates.com/stories/2017-07-17/megafarms-uk-intensive-farming-meat

[3] Sharp rise in UK food prices inflates household shopping bills

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7/apr/04/sharp-rise-in-uk-food-prices-inflates-household-shopping-bill

[4] Report on Infectious Diseases  (WorldHealth Organisation, 2000)

http://www.who.int/tdr/stewardship/global_report/en/

[5] Mega-farms’ devastating effects go far beyond the chicken shed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7/jul/25/mega-farms-devastating-effects-go-far-beyond-the-chicken-shed

[6] Dirty business: The livestock farms polluting the UK

https://www.thebureauinvestigates.com/stories/2017-08-21/farming-pollution-fish-uk

[7] Intensive and polluted farms: an unexpected collaboration

https://www.thebureauinvestigates.com/blog/2017-09-07/intensive-and-polluted-farms-an-unexpected-collaboration

[8] 你的膳食结构关系着粮食安全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7/383419.shtm

[9] 当前畜牧养殖业出现的两大现象及其影响(金书秦 胡钰)

http://www.rcre.agri.cn/ncdtfy/201709/t20170920_5820994.htm

[10] 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中国营养学会)

http://www.cnsoc.org/information/index_208_208.html

[11] 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

http://news.xinhuanet.com/2017-09/30/c_1121754117.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