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菜场遇见网红经济学家,吓得我不敢吃白萝卜和红萝卜了

逛菜场遇见网红经济学家,吓得我不敢吃白萝卜和红萝卜了

据说,没在北京三源里菜市场自拍晒过照的,都没资格自称网红。

毕竟,恩格尔系数降到30%,人民群众开始追求美好生活,菜市场也面临转型压力。

如果你现在还不知道恩格尔系数是什么,或者恩格尔系数降到30%意味着什么,大可不必着急,只要去三源里菜市场逛逛,以普及经济学为己任的网红经济学家薛兆丰(网红薛)在那里会帮你建立全面的经济学思维。

薛兆丰在菜市场侃侃而谈的“深刻的经济学原理”,似乎并不那么经得起推敲。图片 | 中新社视频

网红薛最近在三源里菜市场发布了新书,告诉媒体“知识本来就不应该高高在上的,经济学更是一门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最贴近的学问”。这句话三观正确,无可挑剔。但他接下来又说:“这两个萝卜里,当你选择了红萝卜,那么白萝卜就是你的成本”——这就让人觉得网红薛大抵是不做饭的。

什么?萝卜不能在一起开会?简直想让人歧视经济学家了!摄影 | 食通君

网红薛的餐桌上不能同时存在红萝卜和白萝卜,因为这似乎违反了经济学规律。顺着他的“罗”辑,红萝卜和白萝卜究竟能不能一起吃竟成为当代社会的一大困境。

本来清清白白的菜市场,现在逛起来却恍恍惚惚了呢。

如果明白这背后的推手同样是网红资本,就不难理解网红薛上面那句堂而皇之的话的逻辑了:

“知识本来就不应该高高在上”= 知识当然是可以“平易近人”的,只要你愿意交钱。

“经济学更是一门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最贴近的学问”= 形成知识体系的过程不重要,现在可以直接把结论给到你以供高谈阔论,只要你愿意付费。

本科学数学的薛兆丰,2000年左右开始在网上撰文,“碰瓷”知名经济学家,发表吸引眼球的言论,最终凭借张五常等名人的加持成为最早一波网红,一直是自由市场经济学的布道者。在移动互联网和碎片化阅读的当下,深谙博眼球之道的网红薛有资本撑腰,再度创业。因为这次,他和资本们惊喜地发现,植物不但有感觉,甚至还有幻觉,譬如一些“韭菜”就坚持认为自己可以成为知识付费的受益者。

我看到了什么?一堆韭菜?摄影 | 食通君

意识到自己距离诺贝尔经济学奖还隔着若干个张五常,但为了能让你掏钱建立经济学思维就只需要一个菜市场而已,如此高性价比的流量变现生意为什么不做呢?

比如说,全世界70%的淡水产品、67%的蔬菜、51%的生猪、40%的水果都产自中国,而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食物消费市场。中国的大部分农民要么苦于菜价太低种地不赚钱,要么苦于自家产品卖不出去,甚至还生生逼出一位网红“滞销”大爷。但网红薛对此似乎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以小学生般的天真在菜市场对着红萝卜和白萝卜侃侃而谈“商品的稀缺性”。和菜市场背后折射出来的各种光怪陆离的中国农业现状相比,网红薛的经济学知识和生活常识还是一如既往地干瘪和乏味,好似一棵放糠了的空心大萝卜。

这个装置是在告诉我们:一个工业化汉堡,其实是碾压所有环节劳动者的结果吗?摄影 | 食通君

又比如,网红薛这次放下一向深爱的铅笔生产的案例,拿着洋气的汉堡教导我们认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伟大,“看似简单的汉堡需要种植、饲养、采摘、运输等众多环节和无数人的努力,通过市场机制下的协调分工与合作才能生产出完整的产品。”它却没有告诉你,来自美国的肉牛吃了一辈子激素和抗生素、番茄产地山东的老乡为了在网红薛的“自由市场”竞争中胜出,在大棚里过量使用农药来确保产量,农民癌症高发。自由市场确实创造了需要很多人参与的环节,但绝大部分在各个环节中努力的人都只能任人宰割,毫无权利可言,也无法获得合理的报酬。

肉牛和奶牛傻傻分不清楚。敢问经济学家:没有常识,何来知识?摄影 | 食通君

与日常生活最贴近的经济学?可以有,但绝不是网红薛想要兜售给你的这种。对他和他背后的资本而言,把需要踏实学习、积累和思考才能略知一二的经济学简化成菜市场的讨价还价,利用公众对无知的恐惧和焦虑贩卖轻佻粗鄙的“结论”,流量带来的收入才是最真实的存在。而这一招数的重要技巧是把经济学放入没有历史和现实的“真空”处理过一道才可以。

网红薛刚出道时,曾与多位经济学大咖探讨“需求曲线向上还是向下”的玄学问题,内容无外乎是任何一本经济学教材都会提到的“吉芬物品”。通俗地说,一种物品涨价但需求量也跟着上升,就是“吉芬物品”。比如,19世纪爱尔兰马铃薯歉收导致价格上涨,但饥荒中贫困潦倒的爱尔兰农民别无选择,由于买不起其他食物,只能继续以马铃薯糊口度日,因此,马铃薯需求反而上升。自从这个概念被提出后,貌似违反经济学供需原理的这种“奇特物品”忙坏了经济学家们,逐渐变成经济学界“茶杯里的风暴”。一场史无前例的饥荒为大英帝国的经济学家提供了智力角逐的赛场,最终只为经济学贡献了一条无关痛痒的“吉芬物品”概念,和历史、现实已全然无关。这个简单的经济学概念从不会告诉人们,尽管爱尔兰当时饿殍遍野,帝国还是源源不断地从这里向本土运送和出口粮食,导致当地农民非但买不起其他食物,事实上也根本没有足够的供给。同样的情形还出现在帝国晚期统治下的印度。

爱尔兰人民的饥荒对经济学家而言也许不过多了一个“吉芬物品”的谈资,但艺术家用版画提醒我们:贫穷不仅限制想象力,更限制填饱肚子的购买力。图片 | An Irish Famine illustration from The life and Times of Queen Victoria by Robert Wilson (1900).

都柏林利菲河边一组青铜雕塑,纪念在19世纪大饥荒中丧生的一百万爱尔兰人。图片 | 网络

而如今,这些抽掉历史、抽空现实的“经济学”被包装成付费即可获取的“知识”,套路满满的网红把自由市场经济学简化成朗朗上口的格言金句,除了诱惑你掏钱付费,也让你忽略掉菜市场里更复杂纷扰的现实。极有可能,在便民菜场不断被拆除和疏解的北京,网红菜市场的存在也是“看人下菜”的结果,是一种“既看不见也说不得的手”选择的结果。

在菜市场遇见经济学不是坏事,怕的是被经济学揭去“温情脉脉的面纱”,让菜场沦为既没有烟火气、人情味,又不知食材来源的网红景观。更吊诡的是,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连菜市场也越来越不知所踪了。

整个活动最大的实话:“得到”这样的知识付费APP,本质上是制造信息不对称并从中获利。摄影 | 食通君

网红薛和资本的厉害之处在于练就一套“看不见的手”轻功,可以比农民更有效率的收割“韭菜”,这或许也是他们钟意网红菜市场的原因吧。所以,网红薛和他的资本朋友们最应该庆幸的是,北京还有这么一个菜市场让他们惺惺相惜,对韭当割。

编辑:春晖、天乐

版式:妞妞

– 这些文章也许你会感兴趣 –

致敬农民:生产食物的劳动者!

为什么明明有足够多的粮食,却还有八亿人在挨饿?

物种消失、土壤退化,人类再不看这份报告就晚了!

从笑柄到风暴眼:小机器大闹加州番茄业

北美流行的超市攻略:溜边逛,不要去中间!

CSA大会现场直击(一)农民、消费者、市集、学校、电商,一个都不能少

CSA大会现场直击(二):生态小农的销售与认证?

CSA农场生存论坛实录(上)

CSA农场生存论坛实录(下):租地难、会员少,一贪心就套牢

CSA中的”食农教育“——CSA大会直击(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