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保护的新出路:摆脱商业鲸吞,重燃公共价值(上)

– 食通社说 –

种子,和空气、水、土壤一样,是人类和很多动物赖以生存的基础。但偏偏种子们的“存在感”太低,以至大多数人对其重要性视而不见,对种子目前面临的危机也几乎毫无所知——尽管这种危机会影响到我们每个人的未来。前不久,植物学家钟扬教授遭遇车祸英年早逝,引发网友们的吊唁,同时也令更多人知晓了“育种保护”这个专业领域。

在这个关于种子的系列文章中,食通社想向读者们进一步介绍种子保护的新路径——就地保护(In situ Conservation)。种子是如何从自然界逐步被人类驯化、掌握,从一种公共属性极强的物品逐渐变成私有资源和赚钱利器的?种子的私有化和商业化会让我们的未来更有保障吗?科学家的种子库是保留品种最好的方法吗?谁才是种子保护的真正生力军?在这篇文章中,你也许会找到线索和答案。食通社希望这个系列能帮助大家了解种子,在饭桌上也能透过食物看到种子,吃有种的食物,做有种的人!

继续阅读种子保护的新出路:摆脱商业鲸吞,重燃公共价值(上)

慢食之后慢思:为农民代言,还是为商业资本站台?

-食通社说-

意大利人卡罗·佩特里尼(Carlo Petrini)于1986年在意大利北部小城普拉(Bra)创建“慢食协会”,同时发起“慢食运动”(slow food),意在反抗以麦当劳为代表的工业化快餐及文化入侵欧洲,保护日渐消弭的当地饮食文化。到今天,慢食协会在全世界超过120个国家建立了分支机构,掀起一股提倡回归传统烹饪、选择在地生态食材、支持小规模多样性的农业生产方式和生产者的全球社会运动。

继续阅读慢食之后慢思:为农民代言,还是为商业资本站台?

中洞牧场:日本山地奶农的“硬脊梁”

– 食通社说 –

创刊于2013年的《东北食通信》是日本首部附食材的食物杂志。作为日本食物运动的新生力量,食通信已经星火燎原到全国38个地区,每个地区都编辑出版自己的《食通信》,介绍当地农友,连接消费者。今年8月,我们的同事常天乐也有幸在日本食通信编辑部的陪同下,拜访了东北、奈良、伊豆三地食通信以及当地的生产者。在得到《东北食通信》授权后,我们挑选了三篇具有代表性的杂志作品,翻译成中文以飨读者。这些文章是关于日本东北地区小规模生产者的特写。不论是养牛人、荞麦种植者,还是牛乳生产者,他们都是在坚定务农、研究改良饲育种植方法的同时,默默支持建设在地村庄的文化风物,甚至肩负起培育新一代农人的任务。

继续阅读中洞牧场:日本山地奶农的“硬脊梁”

海女之乡的“奇迹之牛”和养牛人

– 食通社说 –

创刊于2013年的《东北食通信》是日本首部附食材的食物杂志。编辑部的阿部正幸对我们说:“日本东北的农民总是太低调,明明做了很多事,却不愿意讲出来,也不喜欢自我推销。他们容易被东京这些大城市的人看不起。杂志想要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让他们成为英雄。”

继续阅读海女之乡的“奇迹之牛”和养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