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朋友圈的江西人都在卖脐橙,产地的果农正在经历什么

一、收果的人今年没来

2023年12月13日,江西省赣州市会昌县,赣南脐橙的核心产区,90后果农廖海和妈妈邹阿姨准备开始摘果。一大早,妈妈就召集了十几位亲戚来帮忙。按照惯例,亲戚之间不用付工钱,但主人要管饭。但是和往年不同的是,以前都是找好销路才开始摘果,摘下来马上运走。而这次他们只通过自家的网店卖掉了五六千斤,剩下的两万多斤脐橙销售还没有着落。

邹阿姨说:“以前摘果的人都没时间吃午饭,为了抢时间采完果,我们都把饭送上山,大家都蹲在路边吃。”

今年,脐橙卖不动,干活都没有劲头。

在一桌吃饭的人里,只有廖海一副年轻面孔。几年前,他回家全职照顾果园。我通过他在广州工作的姐姐风车认识了他们一家,也因此听说了脐橙的糟糕行情,决定来产地一探究竟。

2023年赣南脐橙的行情之差,前所未有。

每年11月中下旬,脐橙开始逐渐成熟,路上停满了各地果商来拉脐橙的货车。外地的果商会前来看果,当地的中间人则会负责给果商介绍果农。廖海家一般不用出门找销路,坐在家里,中间人和果商自然会找上门来。而2023年接近年底,门前的公路上冷冷清清,也没有人给廖海家介绍老板。

“如果行情好的话,七八月就有老板来看果,预定果园。价钱不好的时候也有人来看,但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一个老板也没见到。”邹阿姨说。这是她种了二十多年脐橙以来,头一回遇到这么糟糕的情况。

另一方面,脐橙的市场价格则一降再降。廖海跟我讲述了陆续从其他果农那里打听到的消息:“最开始预定果园的两块七一斤,后来降到两块二,再到一块八,再降到一块二。”网上有消息说,赣南已经出现了跌破一元的收购价。

脐橙价格为何一路下跌呢?

●果树多数种在山上,还得靠扁担挑下山再装车。

二、萧条冷清的市场

在去廖海家之前的12月11日,我走访了赣州最大的水果批发市场——华东城市场。这里的脐橙除了去往附近的水果店,也有一部分流向全国各地的其他批发市场。大大小小几十家摊位里都是整筐码放的脐橙。

这里的果商们普遍认为,由于市场消费力不足,导致所有水果的销售都有所下滑。

批发商童老板告诉我:“不仅脐橙不好卖,所有的水果都不好卖。你看我们,因为没有生意,都打上扑克了。”

童老板还在抖音上开了账号,偶尔拍拍视频卖货,其实顾客很少,但他也得支撑着把视频拍下去。

●华东城市场的水果交易中心,目前正是脐橙主销的季节,没有生意的摊贩围坐着打起扑克。

销售情况不佳,市场上的脐橙价格相较2022年也大幅下降。以直径80mm左右的中果为例,根据不同的产地和品质,价格在2.4至4元不等。另一位批发商黄老板告诉我,2022年的价格远比2023年高:“一开始3块多4块,后来甚至涨到5块7块,甚至整个市场上都找不到货。”

“不过那时也是仰仗钟南山,说多吃橙子补充维生素C,可以预防新冠,才涨了那么多。最离谱的是柠檬,都涨到八九块一斤——柠檬也没想到它还可以做一次大哥。”

黄老板的果子订得早,地头收购价就超过2元,加上五到六毛的采摘、运输、分拣等等成本,但拿到市场上,中果才卖3元左右,根本没办法赚钱。

●中国果品流通协会公布的全国脐橙平均市场价格(信息采集自批发市场),可以看到相比2022年,2023年的价格有所下降,而且呈现出下跌的趋势。

会昌县右水乡集中了大批收购脐橙的果商,该乡206国道两旁集中了几十家用于脐橙分拣加工的工厂和仓库。这里是附近脐橙被收购后到达的第一站,之后,它们通过批发商、超市或网络平台,脐橙将发往全国各地。

“今年的销量要下降50%以上。”收购商肖老板这样告诉我。他自己拥有一间小型工厂,包括整条浸保鲜剂、分拣、包装的流水线,甚至还有印制脐橙包装箱的加工设备。厂房里堆放着各种规格、已经分拣完毕的脐橙,整筐整筐地摞在库房。肖老板说,他的脐橙不仅供批发,同时也在拼多多等网络平台上销售。另一位专供超市的刘老板则反馈,尽管目前超市渠道销量正常,但市场上整体销量萎缩、价格下跌已经是确定的事实。

●肖老板的工厂中,工人们将分拣线上分拣好的橙子装进塑料筐。
●另一家脐橙仓库中,妇女们给脐橙打包,准备发货。
●工人们在操作机器,印制包装脐橙的纸箱。
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官网数据也印证了果农和果商的感受:2022年年末,赣南脐橙平均价4.25元,最高价5元;2023年11月中旬,平均价3.25元,最高4元;而到了2024年1月2日,价格更是下滑到了平均价2.65元,最高价3.5元。

三、让人沮丧的丰收

糟糕销量的另一边,则是2023年脐橙普遍丰产的窘状。

据赣州市农业局的统计,赣南脐橙产量2020年138万吨,2021年150万吨,2022年159万吨,几乎每年都保持着稳定增长的势头。不过会昌当地人告诉我,脐橙产量波动很大,统计数据也不准确,不如在果农里直接调查。

果农普遍觉得,2022年是灾年:夏天严重干旱,导致脐橙发育不良,收果前又下雨,内部水分太多,导致表皮开裂,脐橙严重减产。不只出现在会昌县,在赣州的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2023年绝对算得上风调雨顺的丰产年了。“不过我们不说丰收,只说产量正常。”村支书邹书记说。

按照我采访的几位果农的产量来估算,2023年相比2022年接近翻倍。廖海家的果园2022年有一万多斤,2023年至少在两万斤以上。另一位果农老程的果园2022年只收获了三万多斤,2023年他估计能收五万斤,没想到最后的产量却是七万五千斤。

●如果没有黄龙病,一棵盛果期的果树一般可产60-80斤脐橙,果量更大的甚至可以超过100斤。
邹书记介绍说,脐橙是本村的支柱产业,一个行政村的产量估计就接近一千万斤:“往年的时候,脐橙一卖掉,农民穿个迷彩服,踩个解放鞋,提着一袋子的钱上农商银行去存钱。”脐橙价格涨跌,密切关系着农民的收入,“每跌一块钱,整个村子就要少一千万收入呢。”

没想到,丰收换来的却是“果贱伤农”的结局:相比11月初的2.7元左右的高价,12月份的收购价已经低至1.2元。如果按照这一价格,即使脐橙增产也抵不上价格的下跌,果农的收入还会减少。

四、雪上加霜的寒潮

如果说产量大、销售难决定了价格下跌的大势,那么寒潮则让果农陷入了短时间的恐慌。

12月初,果农们都注意到了一个消息:天气预报显示,12月中旬全国都将经历大降温,赣州脐橙产区的气温则要罕见地降到零度以下。如果到时候脐橙仍然留在树上,遇到霜冻,很容易冻坏变味。只有赶在寒潮前采摘收储,才能解决橙子的保存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没有找到销路,廖海家也要在13号将果子采收下来。

廖海说,从一个多星期之前,他就每天查看天气预报。“预报的气温数值总是上下变来变去,有时候说零下,有时候又说不会破零。”由于是否破零对于脐橙的品质影响很大,果农们之间也在相互不断传递信息,有的甚至当起了临时气象专家——我就听过一位果农说,他刚看过了卫星云图,说冷气团转了个弯,不会来赣州了。

尽管果农每天紧盯着天气预报,打听各种消息,盼望着寒潮不来,多半也只能是美好的期盼。当地的大多数果农还是选择争分夺秒也要将果子收下树来。对于大多数难以找到储存条件的果农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寒潮之前,找到一家愿意收果的中间商。以往脐橙的采摘季可以一直从十一月初持续到春节前后,而现在在12月中旬前就要把当季所有的橙子采收下来。

在右水乡路边大大小小的数十个仓库里,都满满当当堆满了脐橙。收购商普遍都已经积压了几百万斤脐橙,储果容量也在接近上限。当地的一家仓库为了储存脐橙,更是以成本价卖出了库存的三十多万斤用作肥料的油桐麸。

“现在是没场地、没工人、没货车、没塑料筐,什么都缺。”收购商刘老板则认为自己也有压力,想收收不进来。何况如果没有销路,还要负担积压的风险。

●右水乡的一家仓库已经储存了近二百万斤脐橙,橙子一直堆到仓库门口。而工人们还在不断进货。
果农着急收,果商积压过多不愿意收购,价格自然止不住地下跌。

“本来脐橙价格还可以的,结果天气预报说寒潮要来,价格就死命掉。”廖海对我说。

11月底,脐橙的收购价还在2元/斤以上,而12月12日,收购价格已经跌到了1.1-1.2元左右,当天甚至有中间商开出了0.9元的价格。

廖海的母亲邹阿姨直言:“2022年行情好的时候,也没有老板肯涨价,也是2块多的收购价。行情不好的时候,就要压农民的价。”

根据当地不同果农的计算,即使不计算劳动力成本,一斤脐橙所需的肥料、农药等现金成本在1到1.5元,这也取决于树龄,用肥量等因素。而按照目前的收购价,大多数果农都说“没法保本”。

五、果农、果商和市场的博弈

但事实上,并非所有果农都以如此低的价格卖出了果子。当果商八九月份来订果时,收购价尚有2.7元左右。而且因为2022年脐橙销量较好的缘故,甚至相较2022年同期还有所上升。

果农老程就在当时将自己的果园预定出去,预定的价格是2.63元/斤。原定收获时间11月15日,因为雨水较多,糖度不佳,果商先将采摘时间推迟到23号。老程说当时他就感觉果商想拖,因为时间越晚,市场上的价格越低,对果商讨价还价也就越有利。

结果在采收当日,果商又打起了新主意,只答应第一天采收的三万六千斤按照合同价2.63元收购,剩下的按2.05元收购。老程的态度强硬,拒绝降价。果商也表示只按合同上写明的五万斤采收,剩下的让老程自己处理。

收购价一天一变,多拖哪怕一天都对于果农不利。邹书记告诉我,他家的六万斤脐橙,在采收当天和果贩谈好价格是2.2元,下午对方就变卦,说只有2.17元了,他只能赶紧卖掉。

同乡的另一位果农则遇到了另一种情况:“收果的人一边采一边扔,青一点的不要,大一点也不要,最后扔掉了三分之一。”扔下的次果只能卖到0.6元。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前期高价收购的橙子即使落到果商手里,也让人犯愁。因为按照目前的市场价,这批预定果卖出去几乎肯定亏本。

因为积压严重,收购商更没有动力继续按照原价履行合约,继续进货。因此他们基本上只有两种策略:和果农协商降价,或者放弃定金和果农毁约。

“降个一毛两毛对我们也没有用,降多了人家果农接受不了,那只好丢定金了。” 右水乡的刘老板前期预定的2.8元的脐橙,大约有一半已经毁约。

在当地,一斤橙子的定金约为0.5元,一旦市场的收购价和预定价差异太大,毁约几乎是必然的。果农们拖着拖着,就被果商毁约了。甚至有果农先是以2.7元订出了果园,被毁约后,又以1.8元订出,结果又被毁约。当地人开玩笑说:结了再离再结,现在连二婚都保不住。

现在看起来,像老程这样的前期早预定、早采收的果农已经非常幸运。连他自己也说:“去年的果子也是早早订,结果后面价钱又涨起来,谁知道今年早订反倒是最贵的了。”他告诉我们,本村一个种十万斤的果农,本可以2.6元的价格把果子卖出去,但就是赌后期价格会上涨,一直不肯出手,结果拖到霜冻将至,只能贱卖。

六、霜冻后的自救

那么在霜冻之前,果农手中究竟还有多少脐橙没有卖出去呢?果农们众说纷纭,有人说10%,有人估计30%。当地人告诉我们,越是大果园,越容易在前期早预定出去,剩下的没有卖掉的,基本都是两万斤以下的小户。廖海一家就是其中的典型。

这部分还没卖出果的果农应该怎么办?这也是采访中我反复询问的问题。

大部分果农还在继续等待,有能力的就自己收储,期待霜冻后价格上涨再卖掉。而没有了果商收储,果农就要自己想办法:大多数人选择像廖海家一样,找亲戚朋友帮忙收果,找仓库,自己套袋或者喷保鲜剂以便长期保存。尽管要费钱费力,但如果产量不太大,这些问题尚能自己解决。

●廖海家没有租用外面的储藏仓库,而是将脐橙储藏在自家的仓库房里。

“反正现在卖果也是赔本,为什么不赌一票呢?”这是果农的一般心理。

而问题是霜冻过后,价格到底会不会上涨呢?

持乐观态度的人认为,目前只是因为寒潮导致短期恐慌,未来市场还会归于正常;另一方面,也会有一部分脐橙冻坏在树上,供应减少,价格自然就会回升。而悲观者则认为,脐橙总体产量太大,霜冻也不能改变供求关系和消费趋势的基本盘,无论是在果农还是果商手中,橙子数量如此之多,后期依然难以消化;等到砂糖橘、沃柑等竞品上市,脐橙就更加没有市场。

无论哪种预测正确,可以确定的事实是,离开赣州,放眼全国,柑橘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抖音上,在一条赣州果农卖惨的短视频下面,除了果农之间互相比惨,点赞最高的评论是:“再迟点,广西的砂糖橘、皇帝柑、沃柑会教你们做人。”

网络上的地域之争有着现实的基础。在赣州,果农大多认为,其他地方的橙子更加便宜,加剧了赣州本地的竞争。有果农告诉我,有果商从湖南拉来一批橙子,到达赣州才卖1.3元,而这个价钱在本地只会让果农赔本。果农们还认为这些橙子的质量不如赣州,这才是廉价的原因——廖海的姑父就告诉我,他曾经吃过外地的脐橙,剥开就是没有赣南脐橙的清香。

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收获季赣州市各级政府特别加强了对于外地脐橙的管理,不仅下发文件,要求果商不要收购外地的脐橙,甚至在高速公路设卡拦车,一旦发现外地的橙子,果商就要罚款。在当地人看来,这不仅是对于“赣南脐橙”地理标志的保护,更是政府对于市场不景气的一种回应。

邹书记也说,会昌县政府已经在统计当地还没有销售出去的脐橙产量,未来可能会有一些助销举措。不过面对全国脐橙甚至柑橘类水果整体过剩的局面,远水能否解得了近渴仍未可知。

而果农早已经开始自救:通过短视频和网店卖橙子,或者通过亲戚朋友关系介绍,这也就是为什么网络上传出“朋友圈里的江西人都在卖橙子”。

廖海在广州工作的姐姐风车不仅自己建立了微信群,帮家里销售,还联系了广州的水果店订了几百斤脐橙。也有果农告诉我,自己侄子的公司也许可以采购一批橙子。通过这些渠道,多数可以维持每斤4元以上的零售价,去掉快递成本,果农还能收入3元以上,即使销量少,相比过低的收购价来说,还是更划得来。

●对廖海来说,通过网店销售就要承担分装、打包、发货的工作,按照一箱10斤或20斤计算,至少要发1000箱橙子,这项劳动的辛苦程度不亚于采摘。
●抖音上能够刷到不少果农卖惨的视频,但通过发短视频就能把橙子卖掉的终究是少数。老程说,他把卖果的信息发到短视频平台上去,结果来买果的人少,卖农资的人倒是经常上门推销。
然而,能靠个人社会关系解决销售的果农终究是少数,更不必说解决整个产区上百万吨脐橙的过剩问题。在大的市场形势面前,大多数果农根本没有力量,只能被迫接受市场的价格。

“赣南脐橙”的品牌在建立的时候,国内的水果市场还远没有这么“卷”,脐橙尚能卖出高价。甚至在五六年前,会昌本地外出打工的农民甚至还掀起了一股返乡投资种橙子的热潮。人到中年,拿出打工的积蓄种一片脐橙山,足以养老,这是他们的期待。但最近几年,特别是今年脐橙市场的不景气,这批新果农也不再对脐橙抱有希望。

七、反复上演的果贱伤农

这几年,水果市场快速转变、新品频出、越来越“卷”。对于赣南脐橙的未来,我在赣州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脐橙单价太低,不如改换品种;也有人认为,面对激烈的市场,赣南脐橙更应该提高果品质量,走相对高端的路线,才能在市场上卖出价。

然而,无论是换品种还是提质量,都需要政府推动、销售渠道配套,更不必说相应的投资。即使是有资本有信息的企业,想推动产业的改变,也有巨大的风险,更不必说普通的果农。

当缺乏信息、资本和社会资源的果农遇上市场波动,一出出 “果贱伤农”的剧情迟早会上演。

也许只有果农的那句话最实在:“最近感冒的人这么多,要不让钟南山再说两句话,说不定脐橙就能卖出去了!”

确实,想改变萧条的市场,谁也指望不上,除了专家的一句话,农民还能有什么盼头呢?

食通社作者 | 王昊

食通社编辑,有江西血缘的北京人,最近的称号是“炸酱面爱好者”。

 

 

 

 

编辑:天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