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炒作”,也拒绝化学日用品|扣子吃货观之四

食通社作者

扣子

农夫毅行者,村庄酿酒师傅。全职吃货,兼职农夫,业余写作。

 

 

 

熟悉我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不炒菜。

是的,恶人谷连炒锅都没有。当然我的一平方厨房里有全套厨房电器——煮锅、蒸锅、料理机、空气炸锅、电饼铛——只是没有电炒锅。而且,在烹饪方式上,我的原则是低油低盐少调料,拒绝炒作——吃货本人拒绝用“炒”这种方式烹饪食物。

●我的一平米厨房。

越来越觉得“拒绝炒作”适合我。这些从土地到餐桌零距离的自然食材,用最简单的办法料理,吃出了食物本原的味道,我的味觉和口感也变得越来越敏锐和挑剔。简简单单一锅汤,入口能够清晰分辨不同的材质与口感。南瓜、芋头口味与质感细微的不同,以及它们搭配出来的交互效应,而同是软糯粘滑,木槿花洛神花秋葵花各有千秋……这样吃,已经是味觉享受的天花板,不需要炒。

●上图:恶人谷的典型一餐,各种花和蔬果,就可以做成一锅美味的汤。下图:2023年12月,扣子招待食通社访客的一餐:自家全麦面粉做的洛神花馅包子、南瓜豆粥和煎蛋。
本来,不炒,只是无意之选,是建立在耕作方式基础上的自然而然,是恶人谷生活方式一部分。就像不曾刻意选择如何一样,没有专门拒绝什么。但是,因为有了上一个冬天的经历,拒绝炒作,成为一个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一、自然而然的生活系统

吃货的烹饪方式与恶人谷的耕作方式完美契合。土地赠我以美味,我生活其间对土地不产生任何危害。

在这里,全然信任周边,所有食材绝对安全,经常是边采边吃直接进嘴,用水潦潦草草一冲进锅,危害啦残留啦这类问题全不操心。

也不为污染环境内疚自责。我没有外排污水,用紧挨厨房的芭蕉圈收集净化餐厨灰水,是一个包括了三个池塘的灰水净化系统。水先进入第一个芭蕉圈,满后流入第二芭蕉圈,满后进入更大的半月池,最后流进菜园。

第一个芭蕉圈里种了水葫芦,据说是一种极易泛滥的入侵植物,在小圈圈里画地为牢变成了净化污水的得力干将,二号芭蕉圈的虎尾藻也一样。第三个睡莲半月池养了鱼,红色锦鲤。我的生活用水经过层层净化,全部就地消化,化作肥料肥水不流外人田。

芭蕉的强大根系、加上水葫芦和虎尾藻,净化能力强悍,不仅睡莲池塘里的鱼活得很好,它们还沿着水流逆流而上在二号圈安营扎寨,悠然自得。吃货的味觉、身边的土地、和土地上的生灵,各得其得,都活得挺好。

但是,这个看似完美的系统又是脆弱的,极易脆断。

●厨房后面的芭蕉叶下,就是我的净水设施。

二、一池春水黑黝黝

上一个冬季,有朋友在这里过冬,我则回老家陪护父母。回来被一池春水吓到:芭蕉圈里的水黑如墨汁,且粥一般浓稠。

分析原因有二:一是油,我不炒菜,洗锅水无油,自然不用洗洁精。从洗洁精也就引出了第二个原因:含磷洗涤剂。我不用洗发精沐浴露洗手液已有十几年,一直用天然皂粉或者液体皂代替洗衣液,就连这些也很少用到,因为平时下地干活衣服上顶多是些泥土,丢洗衣机清水一洗就好。所以,我的日常生活灰水完全无磷。含磷生活污水对环境的影响,网上到处都是,这里就不抄了。

在此短住的朋友虽然是一位有环保意识的素食者,但她炒菜,不仅多了油污,还多了洗洁精,再加上其它日用含磷化学品,于是芭蕉圈就变成了浓稠墨水……

在要公开发表的文章里提到这些,我是有过纠结的。但是实在做不到完全跳过实例说清楚问题,纠结再三,还是要从这件事情说起。不是针对这位朋友本人,也不为探讨含磷化学品环境议题,而是在享有两年恶人谷生活经历后,回头反思“现代人生活方式”这个话题。

●两年前,当我在恶人谷的小屋刚刚建成之时(可与前面一张近照做对比),就决定过一种尽量对环境无害的生活。

三、现代人生活悖论

洗洁精、洗手液、洗发水、沐浴露、洗衣液、洗衣粉……人一代比一代更讲卫生,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干净优雅上档次”,频繁大量地使用这些产品,已经成为现代生活的必需品。理所当然地用到,然后随水流走,无论是进入自然系统,还是通过管道进入城市一隅的污水垃圾处理系统,反正使用者看不到后果,也不必知道后果,更不必思考。

但在恶人谷不同,这里没有那个庞大遥远、可以让人眼不见为净的系统,这些油和日化产品就在眼皮底下变成那么乌黑浓稠的一滩。这些被污染的水再污染土地,被污染的土地长出被污染的植物,然后采摘下来变成食材,进入厨房浓油重酱爆炒,进入另一轮人与自然的互害循环……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直观事实。

我在恶人谷实践的,是一种在有限空间内、在我的劳动能力范围之内,人与自然互相滋养的关系。

我的努力似乎是成功的、至少是有效的。这种生活方式也得到了叶公好龙的赞美,朋友们带着美好的想像前来体验。然后,结果如上。

●恶人谷面积不大,自给自足足矣,过去两年也吸引了一些朋友来体验。

四、我们需要怎样的生活

恶人谷居屋设计采开放式设计,我日常的茶桌餐桌兼工作区,四面通透。有意淡化了边界感四围无遮无拦。我喜欢这种人与自然无缝融合的环境。哦噢,对不起,刚才说的不够准确,不是四面通透,而是六面,不仅没有四面围墙,上下也都是通透的。上是挑高空旷的透明天棚,下为透空猪屎网,六面空。

●上图:两年前刚刚落成的“六大皆空”生活区。下图:生活区近照。我喜欢这种绿意掩映的开放空间,而且,周边的绿意都是可以吃的!

大爱这里的六大皆空,尤其喜欢入夜后不开灯,静坐独享星河水声陪伴下的物我合一。但是去年回来后总觉不对劲。我在,星月溪流也在,但中间似乎隔了什么东西,怪怪的。

我这两年一直在努力消融人与自然的边界,而朋友借住的两个月,则一直努力把这里变得像一个“正常的房间”。我已经拆掉了她添置的那些竹篱围栏,还有铺在猪屎网地板表面的各种化纤合成地砖,但怎么还不行?直到,我发现了茶桌搁板下面摆放的一个香氛。

四周野姜花玫瑰花郁金香气可人,猪屎网下是我的香草区,大量薄荷、霍香、九层塔、芳香万寿菊,四棵清香木,还有两株风车茉莉,难道不香吗?人工合成的化学香精在这里,是一种污染源啊。

现代人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很多都是带毒的、有害的、不必要的,不仅危害环境,其实害人害己(此前食通社《卫生纸,真的卫生吗?》提到过)。不管是越来越大、污染排放越来越多的城市,还是化肥农药横行人人自危的乡村,或者现代生活需求爆棚而遗患自然的农家乐,都是人和自然之间的伤害型互动,现代生活方式和自然环境之间的自噬型互害循环。

那些化学合成的香氛,为充溢雾霾和汽车尾气的封闭拥挤城市生活而设。悲摧的是,就算到了遍植芳草的开放式田园,还要先把自己围起来再用这些——现代人啊,已经不会与自然好好相处了。

●我在屋边种植了很多带香气的花草,野姜花既有香气,随时采摘也能入菜。

五、学习拒绝,也学习折中

有了“一池黑粥”的前车之鉴,现在对来客,必须先行告知如下:恶人谷不炒菜。虽然为客人专门建造了冲水厕所,但是不用卫生纸,有电热水器,但是不用沐浴露洗发水……

几位关注食农议题的朋友来过,她们都走访过很多生态农场,很少见到恶人谷这样的“访客不友好型”。不仅是因为类似的告知、和“闭门谢客”那块牌子。他们在体会了这个小小的生态系统之后,感慨这里确实已经构建了一种我与身边这片土地之间的封闭系统。

●恶人谷栅栏门口的牌子,开宗明义,向外人解释了我在这里的生活。

她们说对了,一个关起门来朝天过的系统,就是我想要的生活。这种生活不为访客而设,更没有适合共享的开放性,是为我自己量身打造的个人生活。

恶人谷来之不易,我在这里的生活、和这种人与自然无害互动的生活方式也是。我不能只是建设者,必须学做保护者。

当然了,最后最后,身为吃货,我理解人需要炒菜,“美拉德反应”确实有不可替代的美味。折中妥协的方案是:一定要吃炒菜的话,那就自己用柴灶烧火。

我有火箭炉,配了各种尺码的铸铁锅,可以大火旺炒,自己也试用过两次。升火一次,都会炒巨大一堆各种各样的酱,存入冰箱冷冻,够吃半年。这些,可以归入下一则:酱匠。

●这个看似简陋的火箭炉,能做出哪些美味呢?敬请期待下一期的扣子专栏。

本文插图图片均来自作者

编辑:天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