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山寨机更厉害的,是华强北的潮汕美食

深圳是一座随着经济发展而崛起的新城市。也因此,人们常常觉得这里缺少文化和历史的沉淀。有人还说深圳是“美食荒漠”、“广东美食洼地”,因为这里既没有什么著名食材,也没有本地的突出菜式。

作为移民城市的深圳,倒是至少汇聚了各地移民带来的地方美食:从广东本地的早茶,到川湘鄂菜系,再到北方面食和东北烧烤。至于味道,评价就比较参差了,不少人大概会觉得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毕竟,任何菜系到了深圳,都有调整口味适应更多人群的冲动。何况,动辄上千公里的距离,让许多菜系到了深圳之后无法获得质量够高的食材。

展开阅读

要想吃好,我们还能信任营养学吗?

营养是营养,

营养学是科学,

营养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

——迈克尔·波伦

一、营养学的困境

科学能够让我们吃得更健康吗?许多年以来营养学家们一直试图这样做。

1757年英国人詹姆斯·林德(James Lind)在研究酸性物质的过程中,发现了治疗坏血病的方法——通过吃新鲜的柑橘和柠檬,病人就能痊愈。今天我们知道,他发现的有效成分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维生素C。比维生素C的发现更重要的是,此后的营养学家一直延续林德的研究路径:通过科学对照实验,分析出食物中有效的营养成分,以此来研究某种营养素对我们身体的作用。

展开阅读

重建消失的附近,面向未来的农业

●2021年6月,本文作者王睿在新疆和田拜访农友。

一、我们还敢想象一个更好的社会吗?

记得几年前,我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同事晓云生发表过一次演讲,题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不再敢想象一个更好的社会了”。这句话让我记忆深刻。但是坦白说,当时我从西北农林大学毕业五年多,先后在京郊两个生态农场工作,后来又来到城里,在市集工作,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我们这群领着远低于北京市平均工资收入的同事们,仿佛着实配不上思考这么宏大问题。但这个问题偶尔还会想起,也常常会被一些自言自语打断:你又能做得了什么呢?这个时代的趋势就是如此。

但是这几年我的想法又有了改变,越来越觉得,如果不把你的不同意见说出来,这个世界会越来越走向你不能理解的方向,变成你不希望看到的样子。

展开阅读

农民老凯|美国农夫市集笔记

文|尚毅

作者按

我和家属胖虎先生住在美国中西部大湖区的一个小镇。本地农夫市集自创办至今26年,我们见证了它十年的历史。这一系列小文旨在记录我们在市集上结识的农民的故事,以及我自己对美国农业经济的一点观察。

老凯家养野牛,听着有点自相矛盾。也有人叫它们水牛,不是那种驮着牧童的水牛,是北美水牛(bison),两种牛有一定亲缘关系,并不很近。北美水牛至今没有驯化,但是据老凯说,性子不算太烈。人当然不能靠近,不过用活动电围栏很容易赶。

展开阅读